伯爾基金會6月14日首次公布的研究成果,概述了德國7家有影響媒體2008年對華報導的基本狀況,在肯定德國媒體不存在「反華陰謀」的同時,也不客氣地指出德國媒體的偏向、盲區等缺點。由於伯爾基金會在德國社會公益組織中頗負聲望,由於委託研究機構權威性和研究的專業性,由於研究主題的重要性,此項研究引發德中兩國涉外媒體高度關注自不待言。這一系列的中西媒體呈現和反應有可能生成一個經典的跨文化傳播案例。

 伯爾基金會在報告中指出,德國媒體對華報導「存在著德國媒體對外報導常見的現象,即跟著事件走,並高度關注衝突性的、負面的內容,所謂『壞消息才是好消息』」。研究者認為,這是媒體作為市場化的企業為吸引受眾作出的考量。

 伯爾基金會報告建議,德國媒體從市場驅動「媒體邏輯」的窠臼中跳出,在新聞性事件報導之外,對中國社會轉型過程中出現的種種現象,做更深層的分析。

 國內不少媒體在解讀伯爾基金會報告的「考試」中不及格,一些國內媒體對報告的解讀是典型的斷章取義。他們為取悅部分國內受眾,視而不見報告中對德媒予以肯定的內容,重點引述報告對德媒的批評,並大膽將報告的基本結論之一,即德國媒體無反華陰謀,改成報告揭示德媒「集體失真」,甚至認為「德國終於認錯」,而對報告的一個重要建議──進一步開放駐華記者的工作環境,避而不談。而長期陶醉於市場行銷成功的中文版《環球時報》表現得分最低,在失實甚至編造他人觀點方面走得最遠。該報除與上述媒體同樣回避重要觀點和結論,還重點在引文上做文章,不但多處改動,還會添加體現自己觀點的資訊,在沒有採訪的情況下煞有介事地使用引語,讓讀者難分真假,莫辨虛實。

 而唯一比較準確報導伯爾基金會報告,正是英文版《環球時報》。它為什麼能做到?首先是記者樹立揭示真相的職業觀,堅守新聞的客觀性,以事實神聖不容篡改為最大前提,避免讓先入之見左右報導,力求準確記錄和引述任何資訊與資料;其次是在報導中平衡各種資訊,尤其是各種消息來源,避免成為一面之詞的傳播者。

 國際新聞報導要取得公信力頗為不易,我們還面臨著官辦媒體如何獲得國際社會認可的挑戰。新華社英語電視頻道開通時提出口號,要做國際視角的中國新聞和中國視角的國際新聞。這是一種探索,但是如何既最充分傳遞新聞價值含量豐富的資訊,又努力避免傳播種種差異和隔閡帶來的偏見,這對於中外媒體都確非易事。

 我的建議是,既然德國人能夠深刻反思自身媒體的問題,我們為什麼不呢?既然英文版《環球時報》走了新路,其他媒體為什麼不可以一試呢?既然我們已經和正在進一步「走出去」,為什麼不可以讓外國媒體更全面地報導中國呢?

 (《時代周報》,2010-7-7,作者展江,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傳播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