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器、古董已成大陸官場賄賂新寵。圖為安徽官員涉案贓物。(新華社)
▲貪官家中被搜出的收藏品之多,令人嘆為觀止。圖為2007年安徽一批貪官涉案贓物被公開展示。(新華社)

 大陸官場時下流行「優雅式賄賂」,即行賄人不再送官員真金白銀、香車豪宅和有價證券,改而送名家字畫、珍奇古玩、高檔藝術品,甚至是國寶等,將赤裸裸的金錢交易,變成了一種似乎很文雅、很有品味的往來。

 大陸改革開放30多年以來,貪官接受的「賄物」歷經3變。紀檢人員中流傳著這樣的說法:1990年代初期,在貪官家秤金銀、數鈔票,要當會計師;世紀之交,去查貪官有幾個家,辦案需要「狗仔隊」精神;收藏熱和文物市場量價齊升之後,去貪官家搜古董、字畫,得成為文物鑒定專家。

 北京一家媒體曾隨機抽取該市法院2005至2007年間審理的100件受賄案進行分析,結果顯示,官員過年時收受的禮單中,轎車與房子分列第二和第三,名列第一的是:「小件奢侈品」。

 《方圓雜誌》報導,由於「雅賄」需求的不斷膨脹,現已形成一個官員特種奢侈品產業鏈,在這個鏈條裡,送禮者、古玩店、收禮者之間利益盤根錯節、互相依存,各謀好處。

 貪官家中藏品驚人

 「雅賄」正席捲大陸官場。7月7日,因收受賄賂、涉黑案被判死刑的前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司法局長文強正式遭到處決。此前,文強收受的贓物曾被公開展示,展示會上,除了成堆的鈔票外,還有數以百計的名菸、名酒,以及36件現代工藝品、9件文物、69幅字畫,震撼外界。但相較於大陸以往因貪下台的官員,文強所接受的「雅賄」,無論在數量和價值上都略遜一籌。

 近年來,由「雅賄」引出「雅貪」的大陸官員不勝枚舉。如嗜古董、字畫如命的前瀋陽市市長慕綏新,他收受大量「雅賄」,並按照古董的價值高低回報「雅賄」者不同級別的官職。據辦案人員指出,當時出動了10多名工作人員,在「慕府」裡清理了3天,一次就整理出近400件古董字畫和工藝品。另外,前浙江省海甯市副市長馬繼國因受賄案下台後,辦案人員也在他家中查獲了整整5箱名人字畫、古瓷古玉等贓物。

 有鑒寶常識 賄物皆真跡

 而前浙江省麗水市建設局副局長鄒建新的家中,更專門挖了一個40平方公尺左右的地下藏寶室,用來存放受賄的古董字畫,他也因此被戲稱為「藏寶局長」。當年,辦案人員在鄒建新的秘密倉庫裡搜查出大量古董,包括高檔青田石雕、古瓷、古玉、名畫等。

 還有一種貪官自己本身具備一定的古董字畫鑒別常識,所收的字畫幾乎件件都是真跡。如前河北省滄州市市委書記薄紹銓因犯受賄罪被判處無期徒刑,在被依法沒收的財產中,共有名人字畫59幅,

 收藏品巨 媲美博物館

 其中包括中國最後一位狀元劉春霖的《楷書七言詩》,范曾的人物畫,董壽平的《墨竹》,啟功的《行書七言詩》,件件都價值不斐。

 然而,若論收賄古董字畫數量之巨,非前浙江省溫州市公安局鹿城分局長王天義莫屬,其下台時被查抄的古董和字畫之多,可媲美博物館。

 這些收藏品包括195件字畫,如齊白石、張大千、潘天壽、吳昌碩、任伯年、謝稚柳、弘一、李可染等眾多書畫家作品;27件古代瓷器及西方藝術品,包括清雍正霽紅小杯、青花纏枝蓮小罐、青花靈芝紋瓜麥小罐、清粉彩花卉過枝碗等;郵票、文物、雞血石等1351件。其中,劉奎齡書畫作品價值24萬元(人民幣,下同),齊白石《春山圖》價值34萬元、19世紀法國銅鎏金豎琴紋託盤座鐘價值8萬元,清乾隆年間鬥彩團花罐價值24萬元。

 替人題字 收取潤筆費

 在「雙規」前夕突然失蹤的前福建省工商局局長周金伙,其雅貪物品的價值堪稱貪官之最。據說,他的愛好是收藏名貴的壽山石(田黃),凡來求官辦事者,只要送上壽山石即可如願以償。福建一位壽山石收藏家透露,近30年福州出土的壽山石名品,有近1/3落入周金伙手中,該收藏家曾親眼見過其收藏的4塊壽山石,每塊價值均超過200萬元。

 還有這麼一種官,專門替人題字從而收取為數可觀的「潤筆費」。前江西省副省長胡長清就有一支「特別能賺錢的筆」,他跑到哪裡寫到哪裡,也不管寫的內容是什麼,他大筆一落,鈔票就會滾滾而來。

 胡長清在江西為官數載,南昌市不少酒店、商場、夜總會、汽車站、藥鋪等都有他題寫的招牌,胡長清每題寫一個牌匾或留下一幅墨寶,有關單位就要送上3000至6000元,為此,江西當地曾流傳過這樣一則順口溜:「東也胡,西也胡,洪城上下古月胡;南長清,北長清,大街小巷胡長清。」

 無獨有偶,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成克傑也是如此。在廣西南寧市街頭巷尾,都可以看到成克傑的題字,他的「墨寶」少則千元,多則萬元,一開始只在南寧,後來擴展到縣城,當地老百姓說,他的「千金大字」就只差還未題到廁所裡去了。後來,胡長清、成克傑東窗事發,南昌市和南寧市都先後掀起了眾商家鏟字的熱潮。

 (文轉C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