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博物院積極搶救宋元遺址,期望能已「考古先行、整體保護」為主旨,爭取遺址與人民住屋權益都得到保障。(新華社)
▲鎮江市建設局副局長投資開發房產,挖壞了宋元糧倉遺址。(新華社)

 日前考古學家在大陸江蘇鎮江古運河畔發現宋代的13座穀倉遺址,被有關當局視為大型重要考古遺址,然而,由於遺址在被發現之前就已被地產開發商買走,即使文物局祭出保護令,大型商務住宅「如意江南」仍堅持動工,千年穀倉遺址將毀,文物當局尚無法可擋。

 前年8月,在江蘇鎮江市意外發現了宋元糧倉遺址、元代石拱橋、明清驛站和衙署,證明古代鎮江曾作為轉運港口。但當時,有關當局也啟動「如意江南」安置區改造項目,由國有資本的鎮江市城市建設投資集團負責實施,因應居民選擇在當地築起大樓,作為後續居住社區。

 遺跡已隨開工遭毀

 這個重要發現引來國家文物局的關切。2010年1月,大陸國家文物局向江蘇省文物局發來《關於鎮江市運河相關遺跡保護的函》,提出保護要求,隨後,國家文物局文物保護與考古司司長關強率領國家文物局考古專家組有關專家赴現場視察,進一步提出了大運河倉儲遺跡保護意見。

 根據《新華日報》報導,在一道道保護令之下,13座宋元糧倉遺址,還是在挖掘機不停施工中,遭到巨大毀壞。如意江南樓盤施工範圍內的8座糧倉全部遭毀,其他考古發現如明清驛站和衙署、古運河的河道,也均已遭到破壞。

 南京博物院考古所所長林留根表示,「如意江南樓盤就建在整個遺址上面,據說投資40億(人民幣,下同),但是就文物保護來講,開發商毀掉的不只40億,可能是100億、200億。」更可議的是,開發商鎮江市城市投資公司總經理祝瑞洪正是鎮江市建設局副局長。

 當地政府表示,對甫發現的宋元糧倉遺址是以「整體保護」為基準做開發,期待房地產開發和文物保護能進行調和,盼開發商在文物部門論證的保護方案基礎上進行開發。文化管理部門為此和開發商進行了很多次的協調,但是開發商很強勢,因為他們掌握著一部份鎮江的GDP數據。施工單位一邊答應保護,一邊照拆不誤

 考古現場建商怪手接班

 林留根生氣地說,或許因為開發商是城市建設的代表,所以施工單位對文物當局敷衍了事,「施工從來沒停止過,甚至還有考古隊還在現場,第二天挖土機就來『接班』的情形。」林留根強調,遺址破壞的情形堪稱「慘烈」。

 外界輿論則斥責開發商的猖狂,畢竟如意江南的開發商就是鎮江市建設局副局長,官商一體的運作機制,自然帶來一系列「見錢眼開」的副產品。加上當地政府為了創造政績,促進經濟發展,想出毀壞考古文物打造房產開發的歪主意也就「見怪不怪」了。

 有評論則指出,文物部門的孱弱無力也是這次「慘烈損毀」的推手之一,畢竟文物部門沒預算,也沒執法權,既拿不出銀子來保護文物,又沒有能力制止破壞文物的行為。更可怕的是,其本身也要受制於地方政府財政供養,所謂「拿人的手短」,即便有委屈,也得在政府「父母官」面前做個聽話的「乖孩子」,打破牙齒往肚裡咽,眼睜睜看著千年的重大文化遺址變成「地下室」,捶胸頓足,欲哭無淚。

 由於古蹟受到嚴重毀損事件已引起整體社會嘩然,在輿論壓力下,大陸國家文物局要求開發商在宋元糧倉遺址保護方案通過之後才可繼續施工。7月11日,鎮江市政府也作出決定,表示在國家、省文物部門批准該方案前,對保護範圍內的所有施工一律暫停。只是,建商在回遷居民和資金投入雙重壓力之下,到底能暫停施工多久,各界都還在持續關注。

 小靈通

 江蘇鎮江宋元運河遺址

 江蘇鎮江雙井路宋元運河遺址位於古運河入江口的東岸地帶,是古代江、河交匯的地方,堪稱漕運咽喉,唐宋時太湖和錢塘江地區的漕糧、貢賦都由鎮江轉運北方。

 其遺址共包含:

 一、元代石拱橋遺跡

 為單拱石橋,大致呈南北向,橋體全長38米,寬8~9米,橋拱跨徑8.7米。橋拱早年坍塌,橋體僅存南北兩側橋墩以及殘缺的橋拱石。

 二、宋、元倉儲遺跡

 宋、元倉儲遺跡位於考古發現的拖板橋以北,占地面積約4萬平方米。倉儲遺跡分北宋、南宋和元代三個時期,布置十分規整。

 三、宋元道路遺跡

 大致呈南北向,東西寬約5米,南北長約200米,其方向與考古發現的元代拖板橋大致相對。

 四、運河

 現運河在拖板橋以西約100米處折向東南,元代運河從現運河轉彎處一直向東,經過拖板橋逶迤東去,河道寬度約10米左右,而宋代運河在元代運河的南面約5米處,宋元運河河道有部分重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