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駿(左)的成就,需要學歷的光環加持嗎?或是用來敷衍社會?圖為唐駿出席軟體設計頒獎的場合。(新華社)

 評論解讀唐駿的學歷造假事件,令人嘆息;在大陸,真的什麼都可以「假」。論者指出,事件發生後隨即引發大規模的「自律」式自我糾錯,然而,這究竟是怕醜事爆發的面子問題,還是道德良心發現下的作為?為唐駿辯護「成功不必用學歷支撐」這一觀點的人們,卻恰恰難以回答:「既如此,學歷又何必造假」,說穿了是對自己和社會的無信心。

 唐駿「學歷門」事件引發了諸多社會幽默,網路「簡歷糾錯」算是一件。有媒體報導說,僅7月7日至8日兩天時間,就有近百位名人的簡歷被修改──曾經的高學歷被悄悄刪除,並且該數字還在持續增加。

 有人說,這些名人幡然醒悟,明白了名利事小、失節事大,於是良心發現,回歸「誠信」。說這話的想來很善良,總善於發現人性深處的那些溫暖與光亮。然而,現實恐怕並非如此美好,除了迫於輿論壓力、擔心日後被「揪」之外,實在看不出這集體「簡歷糾錯」背後有怎樣感人的道德覺悟。

 社會自淨

 不管出於何種原因,我們還是很樂見「簡歷糾錯」這樣的結果,獨立調查者的窮追不捨,網路輿論的持續關注,終於讓那些曾經欺世盜名者「實話實說」,這,不能不說是意外之喜。

 其一,雖有一部分人高呼「瑕不掩瑜」,把成功當著誠信的遮羞布,但作為社會道德理想的誠信還不至於完全淪陷。這個社會怕是還沒有人敢高舉「我不誠信」的旗幟來縱橫四海的,即便是只把誠信當著胭脂粉,也會在必要時狠狠地往自己臉上多敷上一層。無論商場、官場或是學界的成功人士,在談到其成功之道時,不是總喜歡說「誠信第一」嗎?

 其二,完善的社會監督可提高社會的自淨能力。除了上述的「簡歷糾錯」,「學歷門」事件還罕見地引發了上市公司高管學歷糾錯。7月9日夜間,上市公司蒙牛乳業就在港交所發布澄清公告,稱其執行董事丁聖只是在南開大學工商管理專業進修,並未獲得工商管理學位。而在之前的2009年年報中,丁聖則被描述為:畢業於南開大學,擁有工商管理碩士學位。法律規定,上市公司不得發布虛假信息,高管「學歷」的有無在這裡可不僅涉及面子問題,更關乎法律責任了。

 危機根源

 誠信是立身之本,誠信者未必能成功,成功者卻不能不誠信。當今社會之所以「假」字當道,蓋因社會的自淨系統出了問題──一個信息不透明、民眾表達渠道不暢、缺乏完善監督體系的社會,如同人的免疫系統出了問題,自然抵擋不住病毒的侵襲。於是,學假、商假、官假,如毒瘤般滋生蔓延,侵蝕著社會的肌體。

 「學歷門」引發的關於誠信價值的社會大討論,實是我們這個時代最荒唐的印記。誠信的價值不需要討論,需要討論的是社會誠信危機的根源,惟如此,才能自我救贖,走出「造假」怪圈。

 (摘自《人民日報》2010-7-12,作者郝洪為《人民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