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智輝服務處2樓左側後窗,留有活動開關和逃生梯,外界懷疑他從該處(箭頭處)跑掉。(陳慶居攝)

 前立委何智輝早在九十二年爆發銅鑼科學園區徵地弊案被搜索時,他和太太王素筠即搶先一步出境大陸;這次,高檢署特偵組採先監控再拂曉出擊,他依然能早一步「落跑」,如此「神通廣大」,引發外界質疑檢調內部是否有人在關鍵時刻洩密?

 針對外界傳言,檢察總長黃世銘昨天嚴正表示,他不相信調查站會通風報信,不過,辦案人員已查扣何智輝手機,將清查通聯紀錄釐清疑點。

 檢方則透露,何智輝涉及的銅鑼弊案,更一審於五月十二日判何無罪後,檢方即擔心高院會對何解除限制出境,當天立刻以另涉貪汙案由,緊急將何限制出境。

 果然高院在五月十四日即解除銅鑼案的限制出境,何一度想搭機出國,沒想到在機場被攔截,因而無法出國。檢方研判,何可能因此已先有所警覺,在調查員上門時才迅即脫逃。

 調查局指出,十三日清晨五點半,調查員分批把守何家前後大門,並上前敲門,但何家外傭延遲了十多分鐘仍不願打開鐵門,調查員又未帶開鎖工具,臨時也找不到鎖匠,所以耽誤了約十多分鐘後,調查員才得以進入。

 根據搜索現場床舖零亂情況,研判何智輝疑是在調查員敲門時從夢中驚醒,趁亂打開二樓窗戶,跳窗從防火梯方向逃逸。因為事發突然,不只兩支手機沒帶走,連長褲也來不及穿。

 而現場觀察何智輝在苗栗市府東路的住處,一樓是服務處,何與家人住二樓,二樓後方左側有一扇窗戶,雖加裝鐵窗,卻留有活動出口,而且裝了一段逃生梯,他如果沿鐵梯而下,確實可順著整排鐵皮屋竄入窄巷而不被發現。

 據附近鄰居說,這個巧妙的安全出口,是近三、四年才新裝的,顯示何早有遭拘提時脫逃準備,檢調人員雖早已監控他的服務處,卻未能發現此一「機關」,才導致拘提行動撲空。

 友人透露,何妻王素筠七年前到大陸後即滯留未歸,已被檢方通緝在案,友人說她目前在上海經營頗具規模的「武術學校」;兩人獨生女目前也在上海就讀高二,外傳將直升北京大學,十二日才剛從大陸返台,沒想到翌日家裡就被搜索,讓她飽受一場虛驚。

 何智輝目前行蹤何處?由於十三日凌晨走得匆促,有人推測他還留在苗栗投靠至親好友,伺機而動;不過也有人大膽假設他已偷渡出境,最可能的就是赴上海跟王素筠會合,夫婦研商下一步要怎麼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