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立委何智輝涉嫌徵地弊案,一審重判十九年,二審判刑十五年,但高院更一審改判無罪,改判的法官經特偵組二年監聽涉收賄,高院破天荒的遭搜索。檢察總長黃世銘的「第一槍」就槍口對內值得喝采,卻也是嚴厲考驗的開始!

 眼前驚爆高院法官及板橋地檢署檢察官多人涉嫌集體收賄,不僅影響裁判公正性,司法尊嚴已猶如風中殘燭。只是,當「賄聲賄影」充斥巷議街談,「有錢判生,無錢判死」儼如公開秘密,「皇后」卻仍能端坐堡壘中,外界再恨得牙癢癢的,似乎也難撼動一根汗毛!如今,堡壘內外肯定是雞飛狗跳與歡聲雷動的鮮明對比,卻是黃總長考驗的開始,因為在日後一、二與三審的漫漫程序中,以司法界的特殊生態,甚且已然是不堪聞問的染缸文化,特偵組所面臨的將會是如「陳榮和們」這些對法條再熟悉不過,懂得掩護鑽營、避重就輕等「司法巨獸」的挑戰,特偵組能否挺得過去,國人都在看!

 國人期待法官都能是「我心如秤」的好法官,畢竟法官若「不能正其身」,斷案論刑必定偏頗虛妄,又如何能正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