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年1月7日,由美國代表馬歇爾(前排右二)、中共代表周恩來、國民政府代表張群(後換成張治中)組成的三人小組在重慶宣告成立,負責國共軍事整編。(新華社)

 馬歇爾與蔣委員長見面時,對蔣一再強調中共與蘇聯的關係不耐。馬歇爾也認為蔣委員長太過依賴一些反動的人士,也就是他心目中破壞他調處努力的人。

 赫爾利的突然辭職在美國政壇上拋下了一顆炸彈,為了阻止或減少赫爾利的事件造成對杜魯門政府的傷害,杜魯門接受其好友農業部長安德森的建議,徵召馬歇爾取代赫爾利的角色。安德森說如此一來,第二天報紙的頭條新聞將是馬歇爾的新職,而不是赫爾利的辭職。

 這一決定完全是基於國內政治考慮的應急之策。在杜魯門的盤算中,馬歇爾的政治聲望足以壓制赫爾利突然辭職可能帶來的傷害。事實證明馬歇爾的任命也的確達到了這個預期效果,只是攸關中國戰後命運的這樣一件大事,就如此在美國國內政治的考慮下,被草率地決定了。

 馬歇爾上任有違慣例

 馬歇爾的任命如此倉促,竟未先知會中國政府,有違外交慣例,美國對中國之不尊重,由此可見。

 馬歇爾訓令的重點是軍事干涉的排除,理由是:美國在亞洲大陸並無任何巨大責任。因為美國不願在中國承擔責任,所以美國不會採取可以改變現狀的行動。副國務卿艾奇遜認為,軍事干涉既不符合美國傳統的對華政策,也不符合美國的利益。

 美國對華政策主要是考慮蘇聯的反應,美國認為在蘇聯不干涉的情況下,如美國積極干涉,可能會招致國際批評。新形成的對華政策主要內容為:1.協助運送國軍至華北,但時機由馬歇爾視國共談判的情況而定。2.要求蔣委員長通過談判解決國共爭論,必要時以美援作為手段。3.早日召開政黨的國民會議,促成中國的統一,中共應放棄其軍隊和地方政權,並取得合法政黨地位。4.如中共不肯讓步而導致和談破裂,美國將全力支持國府;但國府不能做出合理讓步,美國仍需支持。5.幫助中國遣返在華北的日軍。6.承諾以各種方式幫助國府,通過政治談判達到中國的團結、穩定和民主,並促請蘇聯、英國支持美國政府。

 馬歇爾赴華後,杜魯門便下令所有對中國的援助要由馬歇爾同意才能運送,杜魯門向馬歇爾保證對馬歇爾的使命不論是否能達到期望的結果,都將予以支持。馬歇爾要求艾奇遜擔任他在華府的聯絡人,可以隨時面報杜魯門。杜魯門承諾和要求,馬歇爾的電報必須在24小時內得到答覆。

 從雅爾達會議到莫斯科三國外長會議,美國以10 個月的時間重新擬訂對華政策,就羅斯福總統和杜魯門總統在對華政策上可作比較。1.馬歇爾的聲望和能力遠超過赫爾利。2.馬歇爾得到充分的授權,並直接對杜魯門總統負責。3.馬歇爾統一指揮和領導美國在華工作,包括調派軍隊和美援的運用。4.羅斯福調處國共的目的是對日抗戰,杜魯門的目的則是防制蘇聯。5.由於日本投降和蘇聯的支持,中共的力量已大為增強。6.蘇聯的因素已相當大的影響了中國的情勢,美國對蘇聯的影響已相形見絀。

 中共發言人一方面歡迎美國調處,另方面又攻擊美國挑起內戰。中共也試圖讓美國相信不要害怕或擔心中共,劉少奇曾對《紐約時報》記者竇奠安說,中共的政策是建立在國家,私有與合作企業上的民主資本主義發展計畫,中共不是追求蘇聯共產主義的模式。中共的計畫是相當於美國在傑佛遜和林肯時代的經濟理念,中共與蘇聯共產黨或任何其他外國共產黨均無關聯。彭德懷也說,中共追求的是一個自由、獨立和民主的中國,美國不必擔心中共會與蘇聯結合。

 蔣介石對馬歇爾不滿

 第一次與蔣主席見面時,馬歇爾表示,美國民意不會支持美國政府捲入中國內爭,當蔣夫人說難道美國人民會樂見中共勝利嗎?馬歇爾回答說,美國人民不偏袒國共任何一方。馬歇爾對蔣委員長一再強調中共與蘇聯的關係似乎不耐,他反駁蔣委員長說「他沒有發現俄國政府公開支持中共的行動;他擔心的倒是蔣介石使用武力會把中共逼的倒向蘇聯。」蔣委員長對馬歇爾之不滿可見之於其日記(1946年4月28日)中:近察馬歇爾之心理及其態度,乃極以對共交涉之破裂或停頓為慮。時現恐懼與無法應對之情態,其精神幾已完全為共黨所控制,一唯共黨之要求是從,無敢或違,凡與共黨心理牴觸之條件,皆不敢向共方試談,其畏共之心理竟至如此。

 馬歇爾認為蔣委員長太過依賴一些反動的人士,也就是他心目中破壞他調處努力的人。馬歇爾和司徒雷登大使不同之處,在於司徒大使對蔣委員長較為信任,而馬歇爾認為蔣委員長過於依賴反動份子的戰爭政策。

 馬歇爾還強調援助國府只能強化反動份子的力量,使改革無望。馬歇爾認為這種努力只能自曝其短,對雙方都不利。他警告說,美國輿論受國民黨腐敗的影響要遠大於對共產主義的恐懼。在致杜魯門的電文中,馬歇爾最後的結論是「如果我必須坦率說出我要說的話時,將會對雙方許多人造成更大的傷害。」

 美國低估國共間分歧

 杜魯門在回憶錄中也曾提到,「每逢一些人在華盛頓或美國其他地方發表演說,號召對蔣介石進行『全力援助』時,中國的『死硬派』便增加了新的信心,並且阻擾馬歇爾為和平而進行的努力」。

 馬歇爾的公正是指不斷然撤除一切援助,以免形成對國府的否定,如此只會有利於中共,也是一種不公正。事實上,美國日趨嚴格的中立政策只能傷害國府,對中共和蘇聯極毫無作用。

 1946年11月23日,艾奇遜致馬歇爾電文中,曾說明美之政策為:不讓中國成為美蘇之間的嚴重困擾,不指望中國成為遠東穩定力量,但希望中國不要成為不穩定的力量。遠東已無權力真空,因為已被美蘇填補,要盡量調和美蘇關係,盡量維護美國的利益,美國不應放棄其領袖地位。

 馬歇爾的使命低估了國共之間的重大分歧,註定是一項失敗的使命,更不幸的是馬歇爾的使命造成了美國對中國人民的反感和不信任。馬歇爾的錯誤在於調處失敗後,他既未能使美國的對華政策得到兩黨一致的支持,也未能儘早公開相關資料,使美國朝野辯論他的政策。馬歇爾事後對其調處的感想,「那是一個我完全不能理解也無法作出判斷的問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