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在日前三讀通過《公務人員退休法》修正案,將現行的「七五制」改為「八五制」。再等十年緩衝期之後,公務員就必須任職滿二十五年、年滿六十歲者或年資三十年、年滿五十五歲者才可以請領全額月退金。在任何一個像樣的國家中,這絕對都是大事。遺憾的是,臺灣不屬於這種類型。輿論的興趣缺缺(所以只有一天的新聞),甚至連反對黨也懶得表達立場!

 民進黨當然有權痛恨ECFA。兩岸的未來發展難料,如此協定是不是「親中賣台」,歷史會還它公道。不過,當前的政經局勢詭譎多變,反對黨卻似乎只有一把「逢中必反」的刷子,對於更可能讓臺灣陷入危機的國債議題以及與此緊密攸關的公務員退休制度冷漠以對,這樣的表現實在令人憂心。

 我們的國債問題早就面臨燃眉之急。雖然馬政府宣稱赤字僅有四兆多台幣,不過,如果算進隱藏性負債的話,真正的數字卻遠高於此。根據多數媒體在去年的估計,實際負債應該是十三兆台幣以上,也就是已經超出不到四千億美元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國債過高會有什麼後果,看看希臘就知道了。可是,就在反對黨可以大展身手的時刻,我們竟然看不到它搶攻發言台!甚至當財政部長李述德在三月間公然誇稱「中華民國的財政是全世界最好的」時,他們照樣還是不動聲色。

 按理說,一個曾經執政八年的政黨必然是財經人才濟濟,所以當前的國債問題也必然難逃他們的法眼。實際的情況卻是,在馬總統的主導下,立法院正在審議的《公共債務法》修正案將調高地方政府的舉債上限,也就是縱容國債擴大,主要的質疑聲音也不是來自反對黨。為此演出全武行當然毫無必要,但是它至少可以展現一下憂國憂民的道德勇氣呀。

 公務員退休制度與國債問題有什麼瓜葛呢?很簡單,因為軍公教的月退俸是國債暴增的主要原因之一。政府每年就為了這項支出而花費二千多億,隨著五十歲或甚至四十歲就退休的「七五制」適用者的劇增,十年之後(新法給舊制繼續適用的緩衝期間),國庫的負擔不知將伊於胡底!

 希臘嚴重負債,癥結之一就出在過分優渥的公務員退休制度。男性(女性)公務員年滿五十七歲(五十二歲)就能退休,按月領取離職前百分之百的薪俸當退休金。如今國庫破產了,國會被迫剛剛通過新法,將退休年齡提高到六十五歲,其實就是回歸各國通例。所以,讓年滿五十五歲或最遲六十歲者可以請領全額月退金的臺式「八五制」真的會是對症下藥嗎?

 天有不測風雲。半年前的希臘是一個只會讓人聯想到藍天碧海的國家,半年之後的臺灣會不會突然成了財政危機的代名詞?沒有人希望這一天的到臨,但是真正的政治家一定會為不斷膨脹的軍公教月退俸以及龐大的國債問題而夜夜輾轉難眠。「愛臺灣」的民進黨菁英們,拿出第二把刷子究竟何難之有?

 (作者為德國杜賓根大學法學博士;靜宜大學法律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