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偵組及台北地檢署執行「正己專案」,日前指揮調查局同步搜索高等法院四名法官辦公室,其中三位法官連同板橋地檢檢察官聲押獲准,涉嫌的罪名是在前立委何智輝先前涉入的銅鑼徵地弊案中集體收賄。涉嫌行賄的何智輝則因檢調準備拘提他到案不果,有遭通緝的可能。同時遭羈押者還有涉嫌擔任行賄白手套的兩名女子。此案尚未起訴,實情如何,我們無從評論;對於檢調部署經年後動手清理司法門戶,任何人聽到消息,都不可能無動於衷,我們也深有感觸。

 首先,我們肯定特偵組率領檢方「正人先自正己」的作為,畢竟這次聲押的對象包括院方的法官,也包括檢方人員,沒有官官相護的態度。三名庭長級的高院法官,一名地檢署檢察官涉入集體收賄的貪瀆案件,聲押獲准,重創司法公信力的程度,可以想見。不必等到起訴或判決確定,已造成社會大眾對司法風紀惡劣的印象。聲押的檢方以及裁押的地方法院堅定執法,對於重建司法信用,當然能起正面作用,國人應該靜待檢方後續的訴訟行動,以便水落石出。

 此案中涉案的法官,都是相當資深的高院法官,消息傳出,有人感到驚訝,有人不覺意外。司法院方面已成立專案小組,限期二個月改善風紀。我們要說的是,亡羊補牢,不可不痛不癢。司法品質與風紀有欠理想,社會普遍的評價非自今日始,法界人士口耳相傳,對於經驗豐富的二審法官,往往責備還更甚於初出茅廬的一審法官,也非自今日始,此案是否提供驗證,真的有待觀察。問題是,如果有一群資深法官會集體貪汙,事出突然而平日的行藏毫不顯露可疑之處,這種可能性恐怕不大。周遭的同事,或者是職責在身的司法行政人員,究竟是毫無所覺,還是明為不聞不問,實際形同包庇縱容,社會不會沒有公評。國人一定會問:是什麼樣的工作環境,會容許一群害群之馬恣意作為而渾然無所覺,也完全未能察知異狀?這樣的工作環境難道沒有徹底整頓的需要?

 會形成司法風氣漸趨墮落的因素很多,不是一篇社論可以盡完其事。台灣在徹底民主化之後,為什麼遲遲不能享受一個既獨立而又公正廉明的司法體系?這是司法當局乃至政壇有識之士必須痛加檢討思索的重要問題。遠者不言,現在的司法人事制度中缺乏淘汰不適任法官的機制,就是最直接的原因。法官不是要等到風紀出問題,行賄收賄瑯璫入獄才要淘汰,審判品質粗劣,敬業精神不足,生活行止極度偏差等不堪擔任法官平等曲直者,都應存有淘汰的機制。本案中傳出涉案法官私生活極不檢點,就是即使並不犯罪也不能繼續擔任法官的情形。可是,現在的司法人事制度,對此卻是束手無策,一籌莫展。這就不能不說到在立法院中睡覺,躺著快要生塵的《法官法》草案了。

 職司獨立審判做法官人事制度,與職司主動偵查而受偵查一體節制的檢察人員制度,有許多不同的地方,司法院提出的《法官法》草案,多年來卡在立法院中不動,就是因為檢方與法務部總想將檢察官與施用一個「司法官」的頭銜混於一爐冶之,《法官法》好還是《司法官法》好的問題,在立法院中糾纏不清,也僵持不下,以致拖延至今。就像此次偵辦法官集體貪汙,檢方一如調查局必須團隊同步行動,上下指揮協調,受到檢察一體紀律約束的道理一樣,檢方人事制度的進退臧否,與審判系統之中法官獨立不能上下指揮的性質,截然不同,此次高院法官涉及集體收賄,《法官法》草案在立法院中真的是不能再拖了。法務部方面如果同樣在意法官必須存有淘汰機制,也請放下本位立場,不要再執意在立法院中干擾了。如果硬要將檢方與院方人事司用一部所謂的《司法官法》糾纏在一起,不但司法風紀弊絕風清無日,恐怕連審判獨立也要再度受害受傷。

 司法淪落至此,誰願意放下私心,救救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