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這個夏季主汛期後,中國南北方數省市暴雨洪澇不斷,每天打開電視報刊,號稱魚米之鄉的地方多是一片水鄉澤國,好多小城內澇積水嚴重。各大新聞媒體都將這些洪澇多形容為50年一遇、百年一遇甚至是千年一遇,讓人看了頓感形勢嚴峻。

 古代排水系統比當代好

 我們能一擲幾百億辦出令世界驚歎的奧運會、世博會,難道一場中大雨就如此狼狽不堪、亂了方寸?遇到天災動輒就提到50年、百年一遇,這到底意味著什麼?在一篇報導提到,「江西贛州遇洪不澇之謎:宋代排水系統仍發揮作用。此時,離贛州不遠的廣州、南寧、南昌等諸多城市卻慘遭水浸,有的還被市民冠上『東方威尼斯』的綽號。一時間,效率低下、吞吐不靈的城市排水系統成了眾矢之的。」

 看來,真正的隱患人禍原來在地下。想不到距今一千多年的老祖宗修的排水系統,勝過當今天朝盛世,如地下的老祖宗得知這消息,真不知他們為子孫後代感到驕傲還是感到羞愧難當。

 我所在城市的一條主要示範交通幹道,每當中雨不超過一小時,就有好多處地面積水超過膝蓋,周邊有幾個城中村頓成汪洋。每當這樣的場面來臨,市裡主要黨政領導就免不了要「親臨現場視察指示抗洪救災」,新聞媒體報導連續多日就有了豐富醒目的題材。然後就是大小不等的各級官員一起去「災後送溫暖」,當然不乏被救助的村民手拿慰問品,感激涕零地感謝這樣的鏡頭。等到來年汛期一到,類似的災情場面報導又再次出現。

 近20年來,經營城市是中國的最大特色,城市化的擴建與改造在中國如雨後春筍,舊城改造與強拆強徵至今仍方興未艾。但這種城市化實際上是外強中乾,根本經不住自然災害來襲。君不見,地震一來,無數樓房倒塌,城市頓成一片廢墟;風風光光的大江大橋、高架橋,不知什麼時候就突然斷裂倒塌;一場幾個小時的中雨,城市大街小巷就划起衝鋒舟雙槳。

 對抗天災須先杜絕人禍

 重視地上城市綠化美化,輕視地下排輸管網建設,規畫設計崇洋媚外,施工承包轉包偷工減料,為出政績各級領導好大喜功、急功近利,留下隱患、後患無人擔責,幾乎是時下中國造城市運動中久治不愈的痼疾。

 在這種頻頻「百年一遇」天災中,有多少是「人禍」成分?這種「人禍」連連狀況應當令執政高層深思:在抗擊自然災害中,如果說現行體制不能杜絕人禍的話,那麼應當想方設法多方治理「人禍」,把「人禍」造成的隱患損失降低到最小,是當務之急。而面對「贛州宋代排水系統至今仍發揮作用」的嚴峻現實,重新補習戰國時期李冰父子修成的都江堰工程的經驗與作法,仍是我們繞不過去的深沉思考和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