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林廣記》裡有個故事,一位年輕農夫種茄子總是不活,於是請教一位老農夫。老農夫說,只要在茄樹下埋一文錢就行了,因為「有錢者生,無錢者死」。

 諷刺司法「有錢判生,無錢判死」,大概是人類最古老的笑話之一。以前吏治不彰,官老爺見錢眼開乃是常事,小老百姓「提『錢』來談」也是應該。

 台灣以前司法關說、收賄案例不斷,這些年努力整飭風紀,司法形象才出現改善,民眾對判決的獨立公正開始有了點信任。可惜鐵打的身體經不起三日的腹瀉,好不容易打造的司法聲譽,被四名貪婪的司法官一下子就破功了。

 司法就像皇后的貞操,本不容懷疑。可是民眾對於皇后的信任一旦崩潰,整個司法公正性也會失去公信力。甚至有人當庭嗆法官是不是收賄,聲稱這是「合理的懷疑」。檢察官雖然以公然侮辱法官移送法辦,但恐怕不少人也覺得這是「合理的懷疑」。

 當信任流失時,愈來愈多案例會遭到質疑,例如若干逆轉勝的判決,和悖離常理「舌吻五秒」、「襲胸十秒」無罪的爭議案例,都讓人開始產生「合理的懷疑」。

 法官是個相當封閉的體系,而一個缺乏監督與淘汰機制的體系,即使法官個個清白絕不收賄,也難保判決品質永遠維持高標。信任是需要去贏取的,司法要得到全民的信任,先自問做了多少自我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