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高陵安陽(河南)考古現場引關注。(新華社)
▲文化是門好生意。一位村民在曹操高陵考古現場周圍兜售有關曹操的紀念品。(新華社)
▲上海是文化保護的經典案例——東方酒店修繕前後的對比圖。(新華社)

 「文化搭台,經濟唱戲」是這些年來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的核心價值,並且也延伸到地方文化旅遊當中。然而,許多地方政府並未意識到文化的重要性,反而為了經濟而扭曲了文化,「搶標」名人故里,製造大量的浪費和空耗,成了假文化保存,真利益爭奪。這些現象顯得荒謬,需要正視。

 周作人曾說,我的故鄉不止一個。」文化學者陳勇針對近年來名人故里之爭,表示戲謔:「很多古人如果地下有知,都會對這句話感同身受吧。」

 根據中國媒體報導,名人故里是典型的文化旅遊的微觀個案,反應十年來部分地區產業轉型的軌跡,藉著名人招牌而推行的觀光旅遊,是區域經濟和文化的資源型競爭與合作,結合了文化與旅遊的產業。對於缺乏資源的二三線城市來說,更需卯足勁,爭相發展文化觀光品牌。歷史名人,便是個閃亮的商標。因此名人故里之爭,議題火熱。

 文化學者裴鈺表示,文化旅遊的產業價值約有四個層次,其一被列為地區優先發展的戰略性支柱產業,再來則是區域發展的戰略佈局,以及區域和城市的名片,最後是城市行銷

 不是吃祖宗飯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張頤武在一次訪問中提到,地方在發展過程中,會出現「文化焦慮」,擔心原有的文化根基和色彩不夠深厚,會成為經濟發展的瓶頸。所以,在經濟發展到一個程度,人們會開始要求文化,這從歐美可看得出案例。

 中國社科院研究員、殷墟考古隊隊長唐際根認為,地方爭奪名人故里之因主要是促進當地經濟發展、提升本地知名度,以及藉著對遺址和名人故里的修整,優化當地環境。唐際根認為,這些原因後來都會轉化成「政績」,因而吸引地方政府投入。

 嚴格來說,故里經濟並非「吃祖宗飯」,而是以文化歷史為基礎,發展地方特色,如湖南株洲以超過百億的投資發展「神農城」,另外,藉著傳說中的炎帝文化,城鎮以建設資源節約型社會和環境友好型社會為目標,走低碳環保和迴圈經濟的發展路徑。不單只是消費歷史和文化。

 儘管「文化搭台,經濟唱戲」是這十年來的文化創意產業口號,但對許多地方來說,爭奪經濟利益和資源遠比文化保護和發展重要。因而,包含口水戰和故里爭奪等等荒謬情事,使得問題重重。

 學術公信力被破壞

 根據《中國經濟周刊》指出,故里經濟的問題在於區域內未整合資源:「省級壁壘是導致故里爭奪戰亂象最主要的禍因」,報導中表示,產業開發應結合區域特色,增設相關的專門機構來進行跨省間的協調協作,才能在產業轉型和升級的過程中,逐步積極地消除省際壁壘。

 另外,地方政府並僅只是炒作文化,而非一個真正的文化產業計畫,讓故里爭奪戰顯得荒謬和浪費。最後,不公正的學術短線操作,「服務」了地方經濟,卻誤導了政府決策,破壞學術公信力。

 不只是虛擬神話和文學人物如孫悟空、觀音被捲入故里之戰,連負面人物西門慶也被「消費」。中國文聯副主席馮驥才批評,這是「把文化庸俗化、低俗化、淺薄化」,中央如文化部、國家文物局都日前發出通知,阻止各種打著傳承文化旗號爭奪名人故里、興建假文物、盲目舉辦祭拜活動、肆意炒作負面歷史人物的行徑。

 媒體嚴厲評論:這種低俗的名人故里爭奪顯示「文化搭台,經濟唱戲」已因後湧動著政績躁動和發展焦慮,而被誤解和錯誤操作。文化成了娛樂八卦,經濟則被急功近利綁架,期間,社會道德的一再失守和潰退。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駐華代表處文化遺產保護專員杜曉帆表示,利用歷史文化遺產來擴大地方影響,因而適度開發提高地方經濟,無可厚非,但名人故里之爭,卻只見經濟價值的追求,忽略文化遺產真正意義。「還有些地方,無視歷史事實憑空臆造。更有甚者,無視道德、倫理底線,把一些中國歷史上或是文學作品中的反面角色代表作為名人開發。」他認為這已經挑戰人們的道德觀和底線了。

 張頤武說,地方政府藉著文化發展經濟應該要學習麗江、上海外灘等成功經驗,抓取文化的不可替代性,「如果要以歷史名人的誕辰、事件等為由頭,政府出資、出面組織此類紀念活動,應該謹慎。」他表示,真正有歷史文化生活積澱的城市,應該整合資源,但牽強附會地與歷史名人或歷史事件套上關係,將欲速則不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