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4期急之國

 本期《新周刊》以「急之國」為題,探索「中國人為什麼喪失了慢的能力」。報導從19世紀末美國傳教士雅瑟‧亨‧史密斯所寫的一本書《中國人的性格》談起,並引用亨‧史密斯書中一段描述,提及當時中國人:「對盎格魯-撒克遜人經常性的急躁不僅是不可理解的……無論如何,要讓一個中國人感到行動迅速敏捷的重要性,那是很困難的。」

 如果以李維史陀等學者的眼光來看,亨‧史密斯其實是把「現代性」對英國人民所引發的躁鬱症,當成了自豪的德性。在不少歐美學者眼中,西方工業革命和資本主義昌盛後,帶來了「現代性」的種種弊病,包括紛亂的、斷碎的、外來疏離的、浪費的、暴力的、膚淺的、毫無章法的、不穩定的與不真實的事物,伴隨它們而來的就是躁鬱症、憂鬱症和精神官能症。

 曾幾何時,這些病症似乎正開始席捲改革開放後的中國。如《新周刊》所述,現在的中國人果然行動迅速而敏捷:「我們喜歡插隊。我們當一米黃線不存在。我們搶計程車。我們在交通燈變黃的時候加速衝過去。我們為了節省五分鐘去翻越馬路中間的欄杆。我們由親戚帶著走VIP通道進去,因為排隊要半小時。我們在機場大鬧值班櫃檯。我們在電話裡對著客服人員吼:『馬上給我搞定!馬上!』我們急急忙忙旅遊,急急忙忙拍照,急急忙忙離去。我們走後門。我們送錢。」

 《新周刊》指出,中國當下正處於現代、後現代的語境交織,工業化、電子化、網路化的社會成形,資源緊缺引發爭奪,分配不平衡帶來傾軋,速度帶來煩躁,便利加重煩躁。《新周刊》特別凸顯兩大現象,其一是「科技就是不耐煩」,並以《連線》雜誌曾刊登的一篇文章《讓我們抓狂的33件東西》為例做為說明。這33件令人抓狂的事物都是現代科技產品,因其複雜性,反而帶給操作者更多挑戰和煩躁。

 此外,生活越現代化,各種引發煩躁的新事物不斷冒出。如今一封email過了半天沒有回覆就讓人不耐煩。幾十分鐘內不回簡訊,打行動電話沒人接聽,就會引起焦躁不安。在「急之國」,中國人正重蹈歐美覆轍,快速地耗蝕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