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資深法官涉貪捲入風紀案件,司法院正副院長及台灣高等法院的院長在前後不到一星期的時間內請辭以示負責,影響幅度之大前所未見。賴院長在總統同意其辭職之後,迅即召開記者會,說明請辭理由。他強調發生法官貪瀆案件,對司法信譽有嚴重影響,他個人願意承擔所有責任,但也相當憂心司法士氣受到影響,希望外界在監督之餘,也能鼓勵支持大多數堅守崗位的司法同仁。

 在法官涉貪案件發生的第一時間,我們要求賴院長應為此事負責,若此時不能立即做出斷然處置,恐將重傷民眾對於司法的信心,大多數辛勤工作的法官情何以堪?果然,在三位法官遭收押後,媒體批評聲浪排山倒海而來,還有到法院開庭的民眾竟當庭質疑法官有沒有收錢,過去由多數法官夙夜匪懈、辛勤不怠所建立的些許司法公信也在一夕之間化為烏有。

 賴院長以負責的態度,離開司法院長的職務,明確回應社會的質疑,應當予以肯定。在辭職事件塵埃落定之後,媒體也開始大玩人事猜謎的遊戲。問題是,台灣的司法改革何去何從,才是國人應該思考的重點。

 首先,馬總統刻正著手進行繼任司法院長的提名作業,我們認為,第一考量因素應是提名人對於司法改革是否有責任心與使命感,能否大刀闊斧選擇符合民眾期待的司法改革方向,戮力進行改革,力挽狂瀾於既倒,不僅重振司法威信,提升人民對於司法的信賴,同時也讓大多數堅守崗位的法官尋得明確的工作目標,讓大家知道為誰而戰,為何而戰。以賴院長的去職為起點,開創另一波司法改革的高潮。

 其次,此次群情激憤即突顯有關法官貪瀆的問題由來已久。究應如何解決,多數人立即提出為何強調可以淘汰壞法官的《法官法》,可以從研議至今超過二十二年確仍未能完成立法的質疑。經過幾天的輿論發酵以後,幾可確認一部有效發揮監督法官功能的《法官法》,確已成為社會共識。

 過去,司法院一再解釋《法官法》立法不成是因為太過複雜,不同意見難以整合。但由此次的輿論反應看來,正是司法院可以藉力使力排除立法障礙,全力推動《法官法》的大好時機。所謂化危機為轉機,推動《法官法》,此其時也。馬總統也要利用民氣可用之時,要求新任司法院長將《法官法》的立法作為上任時的優先任務,同時協調立法院快速完成,建立可長可久的基礎改革法制。

 其實,《法官法》的立法只是司法改革的奠基石,若就監督法官的角度出發,如何讓司法更透明來對抗法官的審判獨裁,則是另一個改革的思考方向。就以日本及韓國近年來先後引進類似英美陪審制的國民參與審判制度,就是一個值得比較參考的例子。如此一來,不僅可以破除法官獨攬審判大權的弊病,亦可帶入司法民主化的因子。

 司法改革事關重大,應與興革事項多如牛毛。馬總統首應找到適當人選出任司法院長,再引領社會充分思辨,選定方向全力執行,開創另一波司法改革的契機,才不負賴院長為此次事件負責下台的苦心。

 (作者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長、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