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農曆三四月份,家鄉東南季風最盛。上午東南風,下午西南風,晚上沒有風──那時候沒有電,太陽落山,就是一天的結束,有風無風夢鄉裡的孩子們是不知道的。

 東南季風會吹來彩色的氣球,在空中搖搖晃晃,起初是一個亮閃閃的點子,慢慢的靠近了,顯示出彩色。有經驗的人知道,那是台灣發過來的反共宣傳材料。每年東南季風開始了,他們就會蠢蠢欲動,向大陸飄送「反動」文化和思想。他們在上風頭,我們在下風頭,這是沒有辦法拒絕的。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接收,上交。

 我沒有親自領略過彩色氣球帶來的神秘物件兒。但是參與追逐過天上的彩色氣球。遠遠地看見飄過來了,小夥伴們興奮異常。從我們頭頂飛過去了,遲遲的不肯落下來。大家跑啊,追啊,一直追到山的那邊去。太遠了,跑不動了,我中途回來了,哀求他們說,一定要給我留下一點什麼好東西啊!

 那天有三個小夥伴最終追到了彩色氣球,在山的那一邊。裡邊有鄧麗君的照片,壓縮餅乾,還有一些文字材料。大家最感興趣的是壓縮餅乾,很快就消滅乾淨;其次是鄧麗君照片,最後才是文字材料,因為那時候我們沒上學,不識字,家長早就告訴我們,撿了台灣的反動材料,一定要上交,或者沒收。好吃好玩的東西,家長是默許「自行處理」的。

 為什麼對鄧麗君感興趣呢?當時不知道,現在想,可能就是因為「好看」。對美的嚮往,是人的本性之一。鄧麗君是當時港台最紅的歌星,服裝和容顏,都是在大陸看不到的新鮮和別緻。而她的歌聲,當時只有在「敵台」裡能聽到。大人說,那是黃色的,反動的。我們不管這些,就是喜歡。

 有一幅照片,是鄧麗君和水兵在一起,一片天真爛漫,滿幅歌舞昇平。現在想,應該就是當時真實社會狀況的反應。或者說,當時的台灣政府,就是用這些美好生活情景,來進行反共宣傳的。對比之下,大陸的百姓,倒真的有些水深火熱呢!

 後來,形勢變化了,鄧麗君的歌聲可以從盒帶聽到了。再後來,張明敏的港台歌星可以登上大陸的春節聯歡晚會的舞台了。但之後,我忽然聽到了鄧麗君病故的消息。

 一段甜蜜蜜的歌聲,勝過無數高章大論。幾十年經營起來的「意識型態」的大廈,被這軟膩甜美的歌聲快速的消解了。一個港台歌星的香消玉殞,引發了無數大陸民眾的傷心。這是藝術和美的力量。沒有人能夠拒絕,也不可能被永遠隔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