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考中心認錯▲指考19日寄成績單,出現史上最大的難易度波動,物理、公民爆難,均標分別較去年大降16分及18分;數乙超簡單,均標比去年高21分。大考中心副主任沈青嵩主動向社會道歉,並承諾明年會盯緊出題教授。(陳怡誠攝)

 今年指考罕見出現難易度大震盪,十個考科中,有三科的均標比去年高十分以上,連向來強硬的大考中心也不得不低頭認錯。台灣的大考不穩定「自古皆然,於今尤烈」,考生像參加一場「博奕」,考實力還要考運氣,難怪考試制度一直改,補習班生意還是愈來愈好,廟宇香火也更旺!

 指考是我國大型聯合升學考試中難度最高的一級,有悠久傳統。在這樣的遊戲規則中,以前的年代出題者掌控生殺大權,難易深淺操控自如;如今的指考也差不多,從題庫抽取的題目不到五成。

 不同的是,科舉時代出題者必須露面負責,弄不好可能變成「文字獄」被殺頭;指考命題者卻永遠躲在幕後,受到大考中心保護。

 不可否認的是,出題教授們都非常用心,尤其公民與社會一科,試題刁鑽,每個選項都有十足的誘答性,觀念不「正確」,真的難以回答。但今年的確玩過頭,連補教協會眾多老師討論後公布的答案,竟有八個單選題、五個多選題跟大考中心的「標準解答」不同。關鍵在,大學教授和高中教學現場嚴重脫節,教授們認為「中間偏易」的題目,高中生卻叫難,高中老師也無所適從。

 指考採計公民至今僅有兩年歷史,一年僅一二六個校系採計,第二年就成長至一五六個,受重視程度可見一斑。問題是,公民科包含政治、經濟、社會等諸多領域,幾乎涵蓋大學一整個社會科學院、加上商學院的範疇,這要高中老師怎麼教、學生怎麼學?指考是考高中生,題目該怎麼出?出到什麼程度才恰當?沒人拿捏得準。

 有人認為,公民科只需確保學生「具備公民應有的素養」即可,只是現代公民需要的知識何其多?到底哪些是重點或許有爭議,但公民考題難到考生哀鴻遍野,已失去公民教育的意義。

 命題不穩定的後果,就是讓高中教學極不正常。指考考科過多、難度太高,除了極少數菁英,大多數高中生如同下注,說好聽是挑「重點科目」,難聽點就是「放棄」某幾科。而今年難過頭的科目,明年就可能出現大規模放棄風潮,就算有傳說中的「鐘擺效應」,明年是難是易,也沒人說得準。

 解決之道不外加快建置題庫,減少命題老師的「藝術空間」。如果大考中心始終不願做或做得不夠快,或許就該開放另一個考試機構,形成競爭關係,就像美國的SAT(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s)和ACT(American College Testing),讓招生單位自由選擇該採計何者的成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