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院法官陳榮和、蔡光治涉嫌收賄遭收押禁見,陳、蔡都不會打字,判決都是由法官助理代勞,兩人頂多交代判決要旨及大方向,「只動口不動手」。不但卷宗交給助理保管,有時還要求助理在開庭時一定要到庭旁聽,才能形成心證,否則判決會寫不出來。由於判決全都交由助理代勞,因此有同仁戲稱他們是「全額交割股」。

 司法實務上,不論法官或檢察官,都會以不同的「股」,代表不同的承辦法官或檢察官,以便在開庭或分案時加以識別。像陳榮和高院的「子」股,蔡光治是「丑」股。同仁捨棄正式的股別稱呼,說兩人是「全額交割股」,充滿戲謔意味。

 消息來源指出,法院推動裁判文書電腦化,至少已有十幾、廿年歷史了,高院及地院絕大部分法官、檢察官,都能使用中文輸入法製作裁判文書或起訴書。但是,高院裡有一批比較資深的法官,硬是不學中文輸入法,像陳榮和、蔡光治就是。高院為了給資深法官調適的時間,打字室直到八十六、七年才裁撤。

 陳、蔡兩人在打字室裁撤後還是沒學好打字,竟然要助理代寫判決,由他們打字完以後再給他們看,陳、蔡看看沒問題,就按程序製作判決正本,再寄給被告。陳、蔡兩人在助理寫判決前,頂多只提示判決的大方向,實際上都由助理寫。兩人有時還要求助理到庭旁聽,讓助理能夠形成心證,判決才寫得出來。

 有些一審法官聞訊後恍然大悟,原來他們的判決,經過上訴程序,到了陳、蔡兩人手上,不是被上級審的法官撤銷,而是被沒有司法官身分的法官助理撤銷的。

 據指出,高院法官手上的案件很多,工作量是三級三審法院裡最重的,因此,走進高院法院辦公室,常常可以看到桌上、地上及櫃子裡擺滿厚厚的卷宗,但陳榮和、蔡光治的辦公室裡,可以用「窗明几淨」來形容,他們把大部分的卷宗都交給助理,因此,陳榮和的櫃子裡,才有空間放得下一百卅多萬元的賄款。

 陳、蔡兩人並非高院裡僅有的「全額交割股」,據指出,另有一名頗有藝術涵養的法官,也是「全額交割股」,而且別人一周上五天班,他只上三個半天,就是輪到他當受命法官或陪席時,他才會出現在高院,一旦開庭結束,他就下班去了。有時候,不但同事找不到他,連院長黃水通也找不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