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手套 很狡猾台北地檢署偵辦法官涉貪瀆案,19日指揮調查局北機站提訊涉案高院法官蔡光治的女性友人黃賴瑞珍(上圖)及前立委何智輝女性友人謝燕貞(右圖穿藍衣者),黃、謝兩女應訊後在調查員的戒護下移送北檢複訊。(陳信翰、趙雙傑攝)
白手套 很狡猾台北地檢署偵辦法官涉貪瀆案,19日指揮調查局北機站提訊涉案高院法官蔡光治的女性友人黃賴瑞珍(上圖)及前立委何智輝女性友人謝燕貞(右圖穿藍衣者),黃、謝兩女應訊後在調查員的戒護下移送北檢複訊。(陳信翰、趙雙傑攝)

 檢調偵辦高院法官集體收賄案,昨天提訊在押白手套黃賴瑞珍及謝燕貞。調查員質問兩人,監聽譯文顯示,謝女致電要送「兩百斤米粉」,叫黃女五月廿三日去苗栗拿,為何黃女到案時,卻稱是要去拿「閹雞」?檢調懷疑「兩百斤米粉」應是賄款,原欲突破兩人心防,但黃、謝明知供述前後不一,仍堅稱沒有拿錢、行賄,訊後兩人還押看守所。

 調查員監聽黃、謝兩女電話,查出五月間謝曾致電黃,表示要「送兩百斤米粉」給黃女,要黃女南下苗栗,到何智輝服務處去拿。黃女依約南下,離開時身上多了一個手提袋。隔天黃女致電高院法官蔡光治,黃向蔡說:「有下去了,拿了」。檢調認為,「兩百斤米粉」暗指兩百萬元賄款,用來行賄銅鑼案法官陳榮和。

 但黃女十三日到案時,卻向調查員謊稱五月廿三日是要去苗栗拿「閹雞」,因為之前桐花季時,她曾到苗栗吃過一次,覺得很好吃,謝女知道以後,就要她去拿。調查員知道黃女沒說實話,昨天當面質問她,從電話監聽裡,謝女明明是要送她米粉,為什麼黃女卻說是要送「閹雞」?謝女又為何要送她「米粉」?

 原本調查員以為這麼問可以突破黃女心防,沒想到黃女面不改色地說,可能是她記錯了,至於謝女送她「米粉」,可能是苗栗常有選舉,需要炒米粉或魚丸湯來招待選民,因此,何智輝身為地方政治人物,一定有很多人會捐助米粉給何,何用不完,謝女才會想到送給她。調查員明知黃女睜眼說瞎話,還對她曉以大義,調查員說「拿錢跟做事(指行賄)是兩回事,妳老實說」,沒想到不管怎麼問,黃女還是堅決否認到苗栗是拿錢。本來調查員想追問黃女行賄陳榮和的內情,但她堅稱沒有拿錢,後續的問題調查員也問不下去了。

 謝女的情況跟黃女類似,謝女也說不清楚為什麼要送人米粉,而且還要送「兩百斤」這麼多。調查員問謝女,五月廿三日她先進入何智輝服務處,身上就有一個手提袋,後來黃女進去,離開時就多了一個相同的手提袋,其中是否就是賄款?但謝女否認。

 調查員昨天原本希望從兩女前後不一的供述加以突破心防,但未能如願,檢方訊後將她們還押看守所。未來幾天檢調還會密集提訊她們,並勸說她們成為汙點證人,待案情有所突破後,將提訊在押的陳榮和、李春地等四名司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