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六歲陳姓被害人,向以駱琪為首的地下錢莊借貸十七萬元,因遭駱嫌殘暴逼債,被迫尋短,駱嫌竟親赴醫院確認,並引以為討債範例。不過,駱嫌也遭「現世報」,一年來,駱嫌兒子上吊自殺、駱父病亡,警趁駱嫌祭拜亡父,一路「陪」到火葬場,將他逮捕到案。

 去年八月,陳姓男子在板橋市接雲寺對面公園,服下「巴拉松」農藥自殺,經送往亞東醫院後不治。死者留下遺書給兒子,痛訴遭駱琪暴力討債集團逼債經過,「要兒子小心一點」,遺言「請檢察官幫幫忙!」未料,死者兒子準備處理父親後事時,駱嫌竟懷疑有詐,毫不避諱的到太平間確認陳某「死了沒?」

 中和一分局專案小組,歷經近一年監控發現,駱嫌逼死陳某後,不僅在帳冊註記「已歿」,還引以為範例,向其他被害人誇耀,聲稱若不配合還錢,將會步上陳某後塵。

 不過,警方向板橋地方法院聲請對駱嫌的監聽票,卻屢遭駁回,所幸在板橋地檢署檢察官郭季青支持下,第七次聲請監聽票終於獲准,才得以順利破案。

 警方調查,駱嫌以月息卅至八十分不等放款,不少被害人在醫院洗腎或治療癌症,竟遭駱嫌率眾追到醫院內討債。一名葉姓被害人在雙和醫院洗腎,駱嫌仍不放過,導致葉某家人都不敢在醫院內陪伴他。

 駱嫌還向一名家住板橋、罹患喉癌的張姓男子討債,張某因化療住院,駱嫌竟恐嚇收不到帳要到醫院開槍,甚至將被害人健保卡沒收來逼債。

 專案小組著手偵辦近一年,發現,駱嫌暴力討債「無往不利」,但「現世報」卻在他身上發生。不僅駱父因病往生,駱嫌廿多歲的兒子,疑因父親所作所為影響,長期遭夢魘所擾,無法入眠,最後因不堪折磨,今年初在住處上吊,自殺前並無上學或就業。

 行蹤飄忽不定的駱嫌,因父親在新店耕莘醫院辦公祭,警方研判他勢必現身,十八日下午先在醫院外埋伏,原本要等駱父遺體,在三峽火葬場火化入塔後再行動,但一名從事代書兼放款金主的共犯陳文進(五十一歲),獲知手下遭逮捕,企圖警告駱嫌,幸因駱嫌人在醫院地下室太平間,手機無法收訊而未得逞。

 警方掌握陳嫌意欲警告駱嫌情資後,唯恐全案生變,遂在駱嫌離開醫院時,表明身分加以監控,由三輛警車一路跟駱嫌到火葬場,讓駱嫌送父親最後一程,才將駱嫌等六人一併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