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聰明才智,放眼全球,有些地區的人就是高於其他地區,而且一代一代愈來愈聰明,至於原因,眾說紛紜。美國新墨西哥大學研究團隊最近提出解釋,認為源頭在於傳染病,亦即傳染病盛行會導致該區人民智商受到影響。換言之,管控傳染病攸關國家的未來發展。

 若此假說成立,一個充斥寄生蟲與病原體的國家,就得付出人民IQ(智商)較低的代價,不僅勞動力受到拖累,人力資本也跟著耗損,以致國家發展落後,甚至造成惡性循環。因為衛生醫療差而國家發展落後,因為國家發展落後而衛生醫療差。

 新墨西哥大學教授艾皮格(Christopher Eppig)與同仁研究發現,新生兒的腦部會消耗體內多達八七%的能量,五歲左右降至四四%,但即使到了成年,腦部仍需二五%的能量。一旦兒童受到寄生蟲、細菌、病毒等病原體感染,不少體力得用於對抗病魔,瓜分了用於發展智力的能量。至於瘧疾等傳染病,更是已證實會影響腦部發育。

 艾皮格以「世界衛生組織」有關廿八種傳染病對各國「失能校正人年」(disability -adjusted life years,DALYS)造成之折損的數據來估測國家「疾病負擔」。繼而參酌英國心理學家林恩(Richard Lynn)與范海能(Tatu Vanhanen)針對一百一十三個國家人口的IQ報告。

 比對後發現,國民平均IQ墊底的國家主要在非洲,依序是赤道幾內亞、聖露西亞,喀麥隆、莫三比克和加彭並列倒數第三。

 反觀國民平均IQ高的國家以亞洲為主,依序是新加坡、南韓,中國與日本則並列第三。

 儘管研究人員強調傳染病可能與IQ高低並無直接因果關係,但兩者的關連性依舊高達六七%。為了驗證兩者間的關連,研究人員排除了收入、教育、農務勞動、氣候等變數,結果發現,和傳染病比起來,上述變數對IQ影響微乎其微。此研究似乎也驗證了「弗林效應」(Flynn Effect),只是前者強調,一個疾病肆虐的國家,國民智力普遍偏低;後者則強調,國民智力越高,國家經濟越發達。或許這些研究可提醒各國重視傳染病防制,因為傳染病威脅的不只健康,更是一國的智力與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