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己專案的確實執行,讓社會大眾看到司法黑暗的一線曙光。許多人建議,法官法應該盡速審議通過,並且要建立監督退場機制。現行司法體制問題,在於把司法官當成「神」,只能由其自律,不但享有終身職的保障,且以獨立審判之名不受任何管轄。民主社會豈能有將人視為「神」的錯誤體制,既然司法官也是人,就會有人性黑暗的一面,必須加以有效的制衡才可以避免司法官的濫權瀆職。

 除了要建立司法官的退場機制,也要設立特別法庭來審判涉案司法官。如果球員兼裁判是不公正的做法,那麼讓涉案司法官在原本任職的司法體系接受審判,又如何能讓社會大眾相信不會有「官官相護」的可能?司法正義是國家社會的基石,如果讓老百姓有所懷疑,就無法治理好國家。馬英九總統堅持不干預司法,固然是明智的政治決定,但是更應該積極進行司法改革和制度的建立,比照軍人因其特殊身份交付軍事法庭審理,將涉案司法官交付特別法庭審理,才能重建民眾對司法正義的信任。

 另一方面,既然知道司法官也是人,訴訟制度就不該期待司法官會做出「神」的判決。台灣可以仿傚鄰國日本,引進英美的陪審團制度,避免司法官獨斷獨行,做出違反社會期待的判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