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院長賴英照日前因三位高院法官之涉嫌受賄而請辭獲准。賴院長之所以請辭,當然是要為司法官風紀之不彰而負政治責任。

 對賴的請辭動作,社會有些許的不贊成之聲;有人認為高等法院法官涉貪與司法院長無涉、有人從黨同伐異的角度,認為是馬總統逼走了民進黨執政期間獲聘的僅存院長、有人認為賴英照應該堅守崗位,切實做好司法風氣的整頓。我們對於以上這三種反對賴先生辭官的說法,都礙難同意。相反的,在當今台灣官場,能夠以辭官表達責任立場的,確是鳳毛麟角。司法改革確實需要能幹的首長帶隊,但是政府首長的羞恥心與能力同等重要,政壇的整體風氣與法官的清廉風紀也不分軒輊,但是觀諸台灣官場生態,我們認為辭官是最值得肯定的行動。

 曾幾何時,台灣的政務官風骨已經是江河日下,有太多不可聞問的事例。就拿同屬司法界的檢察總長陳聰明來說吧,這位總長毫不避諱地與扁案關係人黃芳彥餐敘,不對首長特別費的分歧局勢表態,被媒體名嘴按三餐罵,但說不辭職就不辭職,永遠是以「留下來把事情做好」為藉口,一直要到陳聰明受到監察院彈劾,才不得不辭職。陳聰明的傳言與風波都是與自己有關,但此次的司法風波卻只是高院法官,而不是賴英照自己的問題。兩相比較,兩位司法人物之風骨高下立判。

 在四十年前蔣經國時代,蘇澳漁船沉沒淹死了數十位學生,當時的教育部長蔣彥士就負責請辭。豐原高中建築倒塌壓死了若干學生,教育局長黃昆輝也請辭。此外,只要國營航空公司摔了架飛機,交通部長就得請辭下台。坊間經常開玩笑說連戰「好命」,別人做交通部長常因飛安事故下台,但連戰卻為官一帆風順,三年交長全無事故。摔飛機背後有飛安管理,但也有更多的運氣。連這麼樣隨機的事情政務官都得負起廣義的政治責任,那麼賴英照為司法風紀負責,陳聰明為自己的行事風格負責,當然是天經地義的舉措。

 政務官要為政策成敗負責,這是大家都接受的觀念。但是這「成敗」二字要如何詮釋,就有相當的詮釋空間。在政策推動失敗甚或出現災難時,官員總是可以把原因推給天候風雨、國外經濟、金融衝擊、甚至太陽黑子等。但是我們用一個比喻,就能了解其中的責任分際。國家就像是一家公司,國家政務官就像是公司經理人,而人民則是公司的股東。影響公司成敗興衰的因素很多,背後也有不少的運氣成分,但公司經理人是營業績效的概括承受者,只能以最終成敗論英雄,不能再怪罪其他。公司經理人要負起最後責任,而國家政務官要負政策責任,也是同樣的道理。

 在陳水扁執政八年期間,政務官五日京兆,都得看大老闆的喜怒定去留,能力與操守都變得不重要。斯時也,政務官只求不出亂子,完全不敢有積極作為。前年政黨輪替之後,原本大家以為能讓官場文化耳目一新,但兩年下來,若干「市府團隊」閣員的表現,也讓外界瞠目結舌。馬政府對於官員的要求,似乎是「服從」重於一切,不在乎官員的判斷與能力。一旦出了問題,府院高層也就不便對閣員多所責備,因為他們都只是府院意志的貫徹者。在這樣的氣氛之下,要期待政務官有勇於負責的風骨,恐怕是奢望了。

 賴英照院長負責辭職,無論如何是為台灣萎靡不振的官場生態,立下了一個典範。司法風紀能不能因此次弊案而脫胎換骨,現在還很難說,但賴院長的明快表態,無論如何是要給予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