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院法官風紀弊案爆發後,社會震撼,司法院長賴英照為此請辭負責。這時,行政院傳出要設立廉政公署的消息。

 廉政公署就像「包青天」,一直承載民眾對整飭吏治的期待;台灣人從早期的港片中建立「廉政公署」的印象,只要貪官汙吏,一踫到廉政公署,立即上銬收押,絕無僥倖,香港也因此從貪汙舞弊橫行,變成弊絕風清。

 不過,香港「廉政公署」的成功有兩個前提。首先,廉政公署直屬港督,六親不認,獨立辦案。其次,香港的公務員需交代財產來源,廉政公署不需證明不明財產係非法取得,而是官員需舉證財產為合法。

 台灣若要搞廉政公署,如果只玩半套,就只是唬弄民眾而已,不可能有效果。

 其實,我們的政客都知道廉政公署的成功之道,但他們怎會搬磚砸自己的腳呢?所以台灣有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但,這只是虛幌一招,因為我們沒有「財產不明罪」,不需交代財產來源,而且申報不實處罰也只是搔搔癢而已,沒人把它當回事。

 即使如此,當特偵組交到鐵面檢察總長黃世銘手中,一開鍘,高院法官還是官帽立即落地。證明事在人為,人才是關鍵。

 所以,成不成立廉政公署都無所謂,最重要的是,在上位者有澄清吏治的決心,能重用鐵面無私,疾惡如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