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黨外運動時代,「代父出征」、「代夫出征」、「代兄出征」是常見的戲碼。那些「父」、「夫」、「兄」,通常是因為被威權國民黨政府抓進黑牢,不然就是執政者用司法或行政手段取消他們的競選資格。選民們很清楚這些政治人物的委曲,因此把對他們的支持,以及對國民黨的不滿轉化成支持其子、妻、弟的選票。

 甚至美麗島大選之後,辯護律師團的崛起,也是把選民對美麗島受刑人的支持轉化成對辯論律師的支持,這些律師成了民主香火的傳承人。這也是陳扁水多年來一直把「信介仙」掛在嘴上的原因,因為黃信介是美麗島的龍頭,阿扁推崇他,就代表著自己在台灣民主運動史上是一脈相承的正統。

 從信介仙到阿扁,這種歷史傳承選民很容易理解;那麼從阿扁再到陳致中,這種傳承到底要怎麼說服選民?我們不能因為陳水扁日後的貪腐而否定他曾在台灣民主發展的關鍵時刻做出的貢獻。不過,阿扁很難再把這種台灣民主發展過程中累積下來資本再度傳給他兒子。陳致中成人後,除了為他父親拍攝過一個伏地挺身的競選廣告讓人有正面印象,其他的印象就是開著積架跑車去當兵、婚禮「不收禮金」的新聞、以及日後扁家貪腐案的種種。

 陳致中的「代父出征」,與台灣民主運動傳承無關,甚至是種褻瀆。幾乎不曾談過政治議題的他,為了選市議員卻唱出「一邊一國」的國家認同高調。這種「代父出征」實在缺乏正當性,不過還是可能獲得很多選票。因為有一群深深反對國民黨的選民,會以票投陳致中來表達對國民黨的不滿。對這群選民而言,即使陳家貪腐事證一再出爐,他們還是會認為阿扁這位「台灣總統」被國民黨欺侮了。這群人就像另一群藍色極端選民,再多事證說明蔣氏父子在白色恐怖時代惡行,也無損他們心中英明領袖的形象。

 對扁家而言,能在政治上繼續有發言權,就是一種希望,若陳致中能高票當選,也代表著陳水扁的政治影響力猶存,甚至藉此選戰串聯民進黨內的資源。此外,還有許多為阿扁抬轎的人,還寄望這位「少主」能帶領他們維續政治事業。

 過去兩三年來,民進黨在處理陳水扁議題一再低調,因為民進黨執政八年,黨和扁綁在一起,主觀上想再怎麼切割也沒有用。民進黨的無奈低調,卻換來扁的得寸進尺,透過不斷放話,想把各派系都抹黑拉下水;最後還要用兒子代父出征,搶民進黨選票、瓜分資源,重建新派系,繼續綁架民進黨。

 民進黨在扁的陰影中,透過一次又一次選舉,重新建構自己的形象。當民進黨中央禁止黨籍市議員參選人跨黨聯合競選,斷了陳致中「一邊一國」連線的路;陳水扁雖然一度喊著另組新黨,最後也無可奈何。這似乎宣告了民進黨終於走出扁家的陰影,不再被勒索。

 民進黨是否可以延續台灣民主運動的傳承,還得經過許多考驗。可以確定的是,扁家與台灣民主運動的香火關係已經火熄灰盡。 (作者為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