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遮眼▲台灣藝術家蘇孟鴻將中國傳統花鳥圖案融合象徵死亡與現代時尚的骷髏頭,圖為蘇孟鴻的作品《鬼遮眼》。(大未來耿畫廊提供)

 藝術家蘇孟鴻挪用清朝宮廷畫家郎世寧等人的中國傳統花鳥畫圖案,重新表現之後,原本優雅細緻的花鳥,卻籠罩在死亡與憂傷的陰影之下,成為帶有死亡意味的當代視覺圖像。絢爛華麗之中,卻暗藏了極盛之餘必然衰微、邁向終結的隱喻。

 蘇孟鴻現年卅五歲,從二○○三年開始進行「開到荼靡」系列至今,都從中國傳統花鳥畫取得靈感。他在東方繪畫圖像中融和西方繪畫技法,華麗到極盛又透露縹渺虛無。這次個展「彼岸花」的廿一件畫作,他則在華麗之中加入各種死亡象徵圖案。

 「開到荼靡」系列的名稱來自林夕為王菲寫的歌曲《開到荼靡》。「我喜歡林夕的歌詞,年輕時多愁善感,聽起來特別有感覺。」蘇孟鴻說,「荼靡」是花季最後盛開的花,也就是從繁華走向衰敗的開始。

 「彼岸花」也同樣來自王菲的歌曲。彼岸花又稱曼珠沙華,傳說這種花開在冥界忘川彼岸,是通往地獄的接引之花,花語即有死亡、不祥與悲傷之意。

 蘇孟鴻表示,他在新作中試圖將中國花鳥加入象徵死亡的元素,「西方靜物畫常以蠟燭、流沙、骷髏頭等象徵死亡,但中國花鳥畫就純粹是花鳥畫,宮廷繪畫更不可能出現不祥象徵。」

 如《刺鳥圖》中,花鳥圖案取自郎世寧著名的《仙萼長春花鳥冊》之〈海棠與玉蘭〉篇,兩隻花俏鳥兒停駐在枝頭,但在他的畫中,其中一隻鳥身上卻中箭!畫作《鬼遮眼》則在群花之中直接畫上大大骷髏頭。

 「彼岸花」個展目前在台北大未來耿畫廊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