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竹崎義仁村的侯明祥(見圖,鄭光宏攝),曾是家財萬貫的高速公路承包商,卻因一場無情豪雨,導致數千萬的機具毀於一旦,工程延宕衍生違約賠款,不僅讓他耗光家產,更淪為筍園僱工;如今他靠著自我努力與鑽研,升格筍園合夥人,並成為嘉義地區田龍筍主要供應商。

 來自竹崎義仁村的侯明祥(見圖,鄭光宏攝),曾是家財萬貫的高速公路承包商,卻因一場無情豪雨,導致數千萬的機具毀於一旦,工程延宕衍生違約賠款,不僅讓他耗光家產,更淪為筍園僱工;如今他靠著自我努力與鑽研,升格筍園合夥人,並成為嘉義地區田龍筍主要供應商。

 從人人稱羨的工程包商到賣屋償還債務,嘗盡人間冷暖的侯明祥夫婦本以為走到盡頭,孰知屋漏偏逢連夜雨,又遭遇喪父之痛,侯一度自願自艾,感嘆:「莫非老天要斷我生路」;就在人生最低潮之際,侯明祥選擇返回故鄉,受雇在筍園工作,領取微薄薪資過活。

 侯明祥表示,小時候家中務農,對各式筍類也略有所知,但起初對筍園內所種植「怪筍」卻沒見過,經過深入研究,才發現這是原產於大陸和越南交界的「甜龍筍」。由於田龍筍是筍類中,唯一冒出土表卻不含「氰酸」的,加上生食甜度達十度,又有「水果筍」或「平地冬筍」美譽。

 靠著以往縱橫商場經驗,侯明祥發現以國人的消費習慣和甜龍筍的條件,栽植甜龍筍應該大有前景,已經走投無路的大老闆,隨後向親友集資,從筍園看顧工升格成為合夥人,歷經多年努力,目前已成為甜龍筍在嘉義地區的主要供應商。回首人生起伏,他更珍惜當下得來不易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