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書展21日就要開鑼,翻檢大陸和台灣前來參展的人員名單,大致有3種人,一是出版社的老總,一是出版協會的主事者,一是發行銷售人員。不像台北書展,不似北京書展,這裡獨缺版權主管,已漸失版權貿易功能,外國展商已如寥落晨星。香港書展幾乎就是華文書展了。

 這反而突顯了台灣和大陸的重要。有人說香港書展成了兩岸的散書場,這話對了一半。香港是台灣之外的唯一繁體字市場,它仰賴台灣國際暢銷書翻譯。簡體書在香港日漸增加,但銷售份額也不過市場的3%。話的另一半是,今年的香港書展有新轉變,要把社會思考引入書展。兩岸在期間除研討數位對出版的影響,召開華文出版年會外,還有郝明義的經典3.0,藍博洲的台灣民眾史,劉克襄的香港的失落蔬果,還有陳文茜、潘石屹討論貧窮與富有。這些課題都是兩岸目光對視的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