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紅利減少  ▲工資上漲、罷工頻頻,顯示大陸勞動力過剩時代即將結束,勞動力不足時代即將來臨,農民工將越來越短缺了。(新華社)

 目前,大陸勞動力已經由「全面過剩」轉向「結構性短缺」。根據大陸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研究員蔡昉的研究,中國經濟的「劉易斯拐點(Lewis turning-point)」已經到來。這表示,大陸勞動力過剩時代即將結束,勞動力不足時代即將來臨。

 根據蔡昉的研究顯示,保守估計,目前大陸處於剩餘狀態的農村勞動力只有2481萬人,也就是過去造就「人口紅利」的農村剩餘勞動力已明顯減少。而從農村剩餘勞動力的結構上來看,30歲以下的勞動力所占比例很低,而30歲以上的則占到了80%,顯示農村再無「青壯勞動力」可供轉移了。

 城鄉二元結構轉型中

 蔡昉引用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劉易斯的「劉易斯拐點」概念,指的是在工業化過程中農村勞動力逐步向非農產業轉移,最終將逐漸減少以致枯竭的時間點。而「劉易斯拐點」的到來,預示著剩餘勞動力無限供給時代即將結束。

 據大陸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09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2009年度,東部地區務工的外出農民工人數下降8.9%。特別是珠三角地區,2009年該地區務工的外出農民工較2008年減少22.5%。而近日香港廠商對珠三角企業的生存狀況調查顯示,逾90%的受訪企業表示存在勞動力短缺的問題,顯示勞動力短缺問題嚴重。

 在勞動力短缺的同時,勞動力價格的上漲也成趨勢。今年以來,北京、上海、廣州等27個省區市紛紛上調或計畫上調最低工資標準。數據顯示,目前已宣布上漲最低工資的11個省分,平均漲幅更達到17%。近年來,大陸農民工工資幾乎與城鎮職工的工資成長速度保持同步,這種狀況反映大陸勞動力市場發生根本性變化。

 在「劉易斯拐點」出現前,大陸的城鄉二元經濟結構正處於轉型之中,農村向城鎮轉移的勞動力形成了激烈的就業競爭,勞動力價格較低,「利潤侵蝕工資」現象普遍。而追求高額利潤率,更使得企業投資行為不斷擴張,這是大陸投資速度逐年加大的主要原因。但在「劉易斯拐點」出現後,利潤率降低,將在一定程度上會限制企業的投資行為。

 不會阻礙經濟發展

 現在,大陸勞動力價格的上漲凸顯了農村剩餘勞動力的轉移已進入尾聲。「劉易斯拐點」的到來,將對工資、物價、消費,以及經濟結構和宏觀政策造成全面影響。

 但「劉易斯拐點」的出現,也未嘗不是美事。一方面勞動力價格上漲給大陸經濟帶來了新的機遇:有望刺激內需市場、促進產業鏈提升、加快城鎮化和工業化進程,並且有助於人民幣匯率找到合理的水準。

 而另一方面,勞動力價格的上漲,也將給大陸經濟帶來了新的挑戰:將削弱勞動密集型的出口企業競爭力、通膨壓力增強、低附加值公司利潤率下降等等。

 《上海證券報》評論道,雖然工資上漲暗示了大陸經濟正面臨著重要轉折,整體來看利大於弊。該報評論也認為,與日本、韓國的對比研究發現,工資的成長並不會阻礙大陸經濟的高速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