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記5月8日那一天,我和三兩個同學們冒著成堆教科書讀不完的危險,在段考前夕,參加了龍應台教授在高雄香蕉碼頭的演講。在聽完龍教授簡短又精采的演講後,便是眾所期盼的提問時間了。

 當麥克風落在一位女孩手中時,我有了前所未有的震撼:「龍教授您好,我是西南大學來義守大學的交換學生。來!請在場的陸生舉手一下,讓龍教授看看好嗎?」我這才發現,原來在這片人海當中,竟有如此多的大陸同胞!「在大陸聊國共內戰恐怕是個禁忌,今天能在此聆聽龍教授您的演講,是何其榮幸!」和著濃濃的口音,但,相信在場所有的台灣民眾都聽得懂,也聽得見她發自內心至深的真誠!另一位女大學生也說:「《大江大海》仍未獲大陸官方准許出版,我是在香港轉機時在機場裡的書店裡看到這本書的。這回,才使我更了解那段壯烈的歷史。龍教授,真的很謝謝您!」

 我又何嘗不感謝龍教授?不僅見證了那段歷史,更讓我親臨一場跨越時代藩籬及兩岸鴻溝的對話。不過,我就是缺少那份勇敢表達的勇氣。

 另一位大學生更是勇敢提問:「龍教授,您覺得當今世代大陸人該用什麼態度面對歷史及未來呢?」教授答道:「要切記的一點是,你們是大國,無論國土上或經濟上都占了舉足輕重地位及優勢,那麼,你們一定要學著謙卑。」那一刻,我彷彿就看見一道謙卑的光芒閃過那大學生的雙瞳。

 這無疑又再度提醒了我,若他們在心態上都步上軌道,那我們又該如何省視自己呢?我只是個高中生,今天以後,我對他們又多懷了幾分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