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經常發生地方職能部門與私人企業有利益關係,使無靠山的民眾喪失採礦權。(新華社)

 大陸地方政府「吃案」頻傳,雖然中央曾提出會積極抵制地方政府在審理案件時的「土政策」,防公職單位與私人企業利益掛勾,但顯然仍是地方政府自由心證,中央無從約束。陝西榆林市早前發生的礦權糾紛案件,省國土資源廳(國土廳)在近日竟單方面否決法院判決,導致事態惡化,發生群眾械鬥事件。

 國土廳近日內部自行否決生效的法院判決,導致山東煤礦和樊河村於本月17日發生群眾械鬥事件,由於事態嚴重,當地人稱「7.17事件」。

 法院判官方違法

 據《經濟參考報》報導,事情起因於2000年,山東淄博人李釗趁原屬樊河村共有的北窯灣煤礦換證期間,偷竄改申請書,經國土廳審核後,不但獲取新的《採礦許可證》,還成功將北窯灣煤礦更名為山東煤礦,負責人由樊占飛變為李釗。事後,雖然礦產局發現問題,要求國土廳更正礦權,國土廳僅口頭答應盡快更正,卻一拖再拖。樊占飛不得已,向法院提出行政訴訟。

 2005年在一審、二審法院審理後,村委會向市中級人民法院要求對國土廳未經村委會同意將集體礦權變更為李釗個人礦權一事進行審理,法院判決:國土廳侵犯原企業採礦權人的合法權益,屬違反法定程序;李釗擅自塗改採礦變更申請登記書,騙取《採礦許可證》,屬違法行為,採礦證應依法予以撤銷。該判決書下發後,國土廳立即向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遭駁回。

 協調會否定判決

 據悉,判決從法院裁定經兩年過後,敗訴方國土廳拒不糾正,生效的行政判決形同廢紙。甚至在今年3月,自行舉辦「山東煤礦採礦權屬糾紛協調會」,並邀請樊占飛和村民代表與會。但到了協調會現場,兩人卻被阻擋在門外,只能在外等候消息。

 會後,兩人被告知法院的判決無效,樊占飛無奈表示,國土廳認為法院不能直接把礦權判給某一方,因此法律文書無效。對此,西安多位法律界人士表示,司法(地方法院)權力本就可控管政府職能部門(國土廳)的行政權力;既然法院明確認定發給李釗《採礦許可證》於法無據,在無新的事實和理由的情況下,國土廳只能作出新的具體行政行為,即將《採礦許可證》歸還給北窯灣煤礦。

 對於國土廳單方面的說法,北窯灣煤礦委託律師表示,「名為礦權糾紛協調會,可是北窯灣煤礦及村委會的參會權被無端剝奪,這分明是國土廳的『判決會』。」

 據了解,國土廳之所以不肯執行法院的判決,是因為有多位公職人員和私人礦主李釗有利益掛勾,所以才拒絕更正錯誤,甚至有人曾無所顧忌地對外表示,「原告打贏官司也沒用,法院有法院的判法,我有我的執行辦法。」另外,有煤炭行業人士透露,自從李釗以非法手段獲得價值數億元人民幣的煤礦後即「隱身」,迄今數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