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對外貿易最近正式轉進新的戰線,也改變了目標市場版圖,值得後ECFA赴中國投資營運的台灣企業重視。分析此一變化的因素,主要是美國和歐盟已抵擋不了中國廉價商品不斷蠶食的狂潮,加上從6月分開始G20富裕國家轉向財政緊縮政策,進口需求大減,中國出口部門當然必須另謀新興市場需求的支持。

 新興市場消費取代歐美

 全球經濟海嘯後,美國政客猶纏繞人民幣該升值多少而鼓噪,中國對美國的出口,早被世界其他地區貿易所取代了。2010年首5個月中國輸美的出口總值雖比2009年同期成長了24.7%,但同一時期中國對全球的總出口,卻足足上升了33.2%;過去對中國產品需求一直比美國強勁的歐盟,也同樣失去了既有的支柱地位。

 這項邊際性的移轉,無非反映一個長期趨勢的開端:由於G20成員的公共部門都忙於重建國家財政,民間部門亦受到消費者致力再造家庭財務收支的影響,使得多數先進國家內需市場出現急劇收縮,預期2011年的美國和歐盟,都將把進口成長率壓擠到最低。

 但相對的,新興市場經濟體,則正延續其在近期展現的經濟繁榮景況,而加大其進口規模。英國《經濟學人》經濟研究中心的最新預測,東南亞國協2011年進口以美元計算增幅將高達13%,拉丁美洲2011年總進口也將增加12%以上。這些成長所代表的都是對中國產品的進口增加。

 中國當然看清楚富裕國家市場和新興國家市場的前景變化,因此最近幾年早已致力於新興市場的開發,且多數相當成功。例如,2010年首5個月中國對巴西的出口成長年率高達98%,創造了81億美元的新紀錄;同一時期,中國對東協出口成長年率亦達46%,總金額527億美元。許多新興市場,包括巴西、東協與非洲,已結束過去多年對中國長期順差的雙邊貿易關係,反因中國產品的爆炸性進口成長,引發多起貿易摩擦。

 連結中國進駐新興市場

 儘管更多廉價商品的湧入,代表可以提高開發中國家的生活水準,增進消費者購買力,但因為這一類型國家的工業部門,幾乎都還停留在生產低階層次的製造品,自然不免會與進口的中國產品直接競爭。最顯著的是非洲,因為中國大量攫獲市場份額,使整個非洲紡織產業部門遭到嚴重破壞,製造廠商紛紛倒閉停業。新興國家已被迫要嚴肅思考,如何應對中國產品低價攻勢所帶來的新課題。

 努力抵禦中國產品進侵,甚至也相對努力拓銷中國市場,是目前許多新興國家面對中國強勢出口措施的最積極對策。無可諱言,今天會有這麼許多新興市場國家願意冒開放市場的風險而繼續升高與中國貿易往來,基本上還是看到中國的蓬勃發展,在全世界的經濟場域中,中國到底還是目前最值得開發的潛力市場。

 其實,對台灣經濟與企業而言,同樣也面對傳統歐美市場成長停滯,而既往用力不深的新興市場卻正崛興。如何有效利用ECFA作為槓桿支點,趁隨中國出口部門的積極突破,而併肩進駐這些市場,無非也是在可見未來頗為難得的新機遇。

 (作者為環球經濟社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