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內線交易之豁免,各國規範不盡相同。據悉,本次內線交易之修正長達兩年之主要關鍵即在於「豁免條款」之納入與否?

 一、「豁免條款」之內容

 依據部分立委之提案,「為履行於實際知悉公司重大消息前已簽署之契約義務而進行之交易」、「清算人或破產管理人為執行其職務而進行之交易」、「為擔任該交易標的公司之董事或監察人為目的而買入(股票)」、「無買賣決定權之代理人受本人指示而進行之交易」、及「行為人有其他情形足資證明其交易係非基於實際知悉該重大消息時」應排除適用內線交易,此即俗稱之「豁免條款」。

 二、豁免之考量

 鑒於內線交易規範之本旨,在於避免利用不對等之消息獲利,以維護證券交易市場之公平與健全,乃透過重刑遏阻具備特定身分者(及其消息受領人),利用尚未公開之公司重大訊息買賣該公司有價證券。

 就此,朝野雖一致認同內線交易之規範應予明確化,而新修正之內線交易構成要件更限縮為:公司之內部人及自前開人士獲悉消息者『實際知悉』公司有重大影響股票價格之消息,而在該消息『明確』後,且尚未公開前(或公開未逾18小時)買進或賣出者始構成;然則,何謂『實際知悉』?何謂『明確』?仍有待未來法院之認定確認。

 又,參酌內線交易輕者處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且得併科新台幣1000萬元以上2億元以下罰金),重者可處7年以上有期徒刑(且得併科新台幣2500萬元以上5億元以下罰金)之情,對於明顯與內線交易規範本旨無關之事項,似可考慮明文排除內線交易之適用,以避免正當交易之行為人承受過重之法律風險。

 三、豁免之必要

 關於「為履行於實際知悉公司重大消息前已簽署之契約義務而進行之交易」乙項,其範圍甚廣。假設,其係指公司依法發行以激勵員工之「員工認股權憑證」時,似有豁免之必要。

 按,依金管會函令「公司內部人行使員工認股權,屬買進而取得股票」。鑒於內線交易刑責甚重而構成要件迄今仍不明確,致循規蹈矩之高階經理人(及可能接觸公司未公開之重大訊息之員工)多擔心「內線交易」之非議及不確定性,而不敢執行「員工認股權憑證」,致有損於員工激勵措施之實施與執行。

 關於「清算人或破產管理人為執行其職務而進行之交易」乙項,亦有豁免之必要。

 按,清算人與破產管理人之責任重大,如因執行職務而有「內線交易」之風險時,適任者恐怕不欲出任;其縱然出任,亦可能為避免內線交易風險而規避有價證券之交易,致有礙清算或破產程序之進行。

 至於「為擔任該交易標的公司之董事或監察人為目的而買入(股票)」乙項,其範圍過廣。假設,其係應主管機關要求而為交易時(例如:應金管會要求補足董監持股不足時),似有豁免之必要。

 按,行為人既係奉主管機關之命令而為,豈可再責以「內線交易」?

 然則,如行為人係於併購或交易過程中(例如:財務或技術查核)知悉該公司尚未公開之重大消息(例如:獲利或先進技術之開發)而購入該公司股票,即有利用不對稱消息獲利之虞,而落入內線交易規範之宗旨與範疇,而不應予豁免。

 另有關「無買賣決定權之代理人受本人指示而進行之交易」及「行為人有其他情形足資證明其交易係非基於實際知悉該重大消息時」,由於其範圍過於籠統,是否應予納入顯有爭議!

 (本文作者為國際通商法律事務所資深合夥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