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十五年前法務部長任內就萌芽的構想,還是搭上這波反貪民意的順風車,馬英九在第一時間與曾勇夫對廉政署的執掌見解還有所不同;廉政署構想倉促上架,已不言而喻。換上新招牌的原班人馬,如何超越現行不彰的檢調系統,馬英九除了握拳宣示,更應展現徹查的執行力!

 台灣政壇「賄」影幢幢揮之不去,肅貪口號永遠只聞樓梯響,關鍵其實不全在制度不彰、人才不好、預算不夠,而是法律工具的缺乏,查賄執行的怠惰,以及監督機制的建立。連曾勇夫都不免感慨,貪汙要辦到底,問題常卡在現有的證據法則,根本無法認定公務員的「不法所得」,所以也就無從追查犯罪事實。說穿了,要將這些貪官汙吏繩之以法,最欠缺的法律工具正是「財產來源不明罪」,這也是馬英九上任來多次宣示的優先法案,現在卻還躺在立法院。

 先不論成立廉政署是否疊床架屋,但空有機關卻無相關配套,無異於一把沒有準星的狙擊槍。例如「財產來源不明罪」無法入法,等於無法排除刑事追訴的無罪推定原則。各方調查貪瀆收賄,除非像這次四位司法人員涉案事證明確,否則仍無從下手,新成立的廉政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藉這兩波警察、法官貪汙風暴,馬英九順勢推舟,打鐵趁熱推出廉政署,立意當然正確,社會沒有理由不支持;但國民黨十年來在國會逾百次的反對立場,為何一夕之間翻轉?身為黨主席的馬英九,除了需有清楚的論述,說服全民這次「玩真的」之外,更應祭出決心和黨紀,要求自家立委全數支持。

 馬英九想要政府組織瘦身,卻又另立功能類似的廉政署;想一掃積習以利肅貪,卻又回原單位搬人,如何避免重大政策矛盾、行政機關相互的制肘,將是馬英九期待廉政署成為「交叉火網」的另一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