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神貫注  ▲原籍印尼的陳鋒曾代表中華隊立下汗馬功勞。 (本報資料照片)
全神貫注▲劉恩宏曾是台電隊主力戰將。(本報資料照片)
羽球之父▲台西羽球夏令營請來國手級的教練指導小朋友,為羽球運動紮根。(本報資料照片/郭良傑攝)
 羽球之父  ▲羽球先師張禎的銅像1998年正式豎立。(本報資料照片)
▲鄭韶婕在雅典奧運打進女單八強,是我國羽球運動的里程碑。圖為鄭韶婕在2009年全大運女單冠軍戰出賽場景。(本報資料照片/季志翔攝)

 一張球網、一顆小球、兩支球拍加上簡易場地,就可以讓男女老少玩得不亦樂乎,這就是羽球運動精髓所在。鄭韶婕在二○○四年雅典奧運打進女單八強,「黃金女雙」簡毓瑾、程文欣曾高居世界第一,「黃金男雙」李勝木、方介民最近衝到世界第七,都是羽球界的台灣之光,也讓更多年輕好手興起「有為者亦若是」的希望。

 羽球運動傳入台灣將近一甲子,最早只是印尼、馬來西亞僑生之間的休閒活動,但由於規則簡單,場地方便,因此逐漸在民間普及。早期代表台灣對外參賽的國手,則幾乎為歸國僑生或華僑身份,本土選手約只占二十%。例如第一代國手為施錦標(菲律賓)、梁慶玉(越南)、盧文輝(印尼)等;第二代有林瓊治(曾擔任中華羽協祕書長、馬來西亞)、黃良思(馬來西亞)、黃遠麟(印尼)等;第三代為林宗貴(印尼)、吳清雄、倪清福(馬來西亞)等。

 早年裝備簡陋 不服輸

 「當時大環境相當困苦,出國比賽只有一雙鞋子、一條褲子、兩件衣服與一支球拍,不過,我們沒有怨言,反而以身為國手為榮。」在一九六六年第五屆曼谷亞運,拿下男子團體銅牌的林瓊治,見證台灣羽球興衰。

 一九六七年林瓊治在洗澡時因漏電導致雙手嚴重受傷,躺在醫院長達兩個月,但他不服輸,隔年還拿下全國雙打冠軍、單打亞軍,兩年後才提前退役。林瓊治表示,一名好的羽球選手不但要有天分,更要後天努力,兩者缺一不可。他見過最有天分的球員是劉漢嘉,曾擊敗過英國冠軍,也和丹麥球王打平過,可惜企圖心不足,最終只能當教練。

 張禎 台灣羽球之父

 藝人張晨光的祖父張禎,可說是「台灣羽球之父」,他在西螺國中任教時培育出無數好手,北京奧運中華隊教練程峻彥即受教於張楨,至於黃建通、鍾佳珍、甘榮益、林學信與李謀周都是他的門徒,早期西螺國中堪稱羽球國手搖籃。

 一九七七年中國進入IBF國際羽球總會,我國被迫退出,為維護會員國權利,我方遂於英國提出告訴,兩年後終於恢復會籍,且正式更名為中華民國羽球協會,同年舉辦國際名人邀請賽。

 「西螺幫」稱霸國內羽壇十五年後,一九八九年起逐漸式微,北部成淵國中成為新興霸主,靈魂人物則是游阿萬。舉凡二○○五年世錦賽女單銅牌鄭韶婕、「黃金女雙」程文欣、一九九六年亞特蘭大奧運國手鄭淑仁、世青賽男雙亞軍黃世忠及合庫教練李維仁等,都是游阿萬的得意門生。

 「游老師的人生信念很簡單,凡事都要盡力,沒有狀元老師,只有狀元學生。老師的最大特色就是以身作則,有時候快撐不下去,但看到老師陪在身邊,只好咬牙苦撐下去,就因為有這紮實訓練,才讓我們得以有現在的成就」。游阿萬已於二○○八年過世,李維仁對恩師則有無限懷念。

 四大球團 分庭抗禮

 台灣羽球目前進入四大球團分庭抗禮時代,成立最早的是土銀與台電,緊接著是合庫,亞柏是最近兩年才成立,四個球團囊括了所有高手,李謀周、李松遠、林偉翔、黃世忠、簡佑旬是土銀的代表性人物;陳鋒、劉恩宏與李維仁則曾是台電的主力戰將。

 打羽球的人都知道,前衝、後退、左移、右橫是基本步伐,隨著每次拍起拍落,小白球滿天飛舞,驚嘆、喝采、雀躍聲聲入耳,交織成絢爛的一局局比賽。每支羽球拍烙下的汗痕,代表背後付出的無數努力,也為這項全民運動留下難忘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