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你的土地,這是我的土地;從加州到紐約,從紅樹林到墨西哥灣,這塊土地是屬於你和我的……」

 這首歌〈這是你的土地〉(This Land is Your Land),是美國家喻戶曉的民歌,創作者是號稱民歌之父的Woody Guthrie。這也是美國音樂史上最被誤解的一首歌。因為這首歌乍聽之下只是一首單純的愛鄉土歌曲甚至愛國歌曲,但其實這首歌是批判土地的私有制:這裡的你我,不是所有人,而是工農階級或者一般人民。他們所要對抗的是有權有勢的地主和資本家們,因為,這個土地是屬於我們的。

 這正是七月十七日在凱達格蘭大道上守夜農民們的心聲。農民們和支持的各界人士(尤其許多年輕人)主張的是「土地正義」,是「圈地惡法立即停止」,是這個國家應該要正視農業政策。這些主張涉及的不僅僅是這些農民們個人的利益,甚至不僅僅是農業的利益,而是我們該如何面對台灣這塊土地的未來方向。

 從五○年代以來,台灣的經濟策略就是以犧牲農業換取工業發展,從農業部門擠壓資源到工業部門,其結果是農村人口嚴重外流,糧食自給率不斷下滑。一九九○年,政府開始推動休耕政策;二○○○年通過《農發條例》,華宅成為鄉村主要景觀;二○一○年《產創條例》通過後,土地更可輕易供財團使用。而這兩年,國民黨政府更積極推動強調農村景觀、土地活化,而非農業永續發展的《農村再生條例》,並於七月通過。

 就在《農村再生條例》通過的一個月前,苗栗縣府半夜派怪手進入大埔農田:沒有比這個畫面更殘酷寫實地象徵了從過去到現在工業對農業的剝削。苗栗縣府為了科學園區計畫,強行徵收竹南鎮大埔里居民土地,其中大部分都是有耕作的良田。縣政府先是在凌晨強行開挖未繳交土地權狀的農家,而後又連續數天剷平即將可以收割的稻田。農民說,「怕晚上睡覺時,連自家房子都被拆了。」

 這幾年面臨農田面臨危機的地方當然不只是大埔。國科會徵收的竹科的宜蘭城南基地、中科三期的后里基地、中科四期的二林園區,都涉及徵收私有農地,甚至強迫二林相思寮居民拆遷,一再引起重大爭議與抗爭。而地方政府為了爭取經濟發展,更以工業區之名強制徵收農民田地,如苗栗竹南大埔的竹科竹南基地週邊、後龍科技園區(徵收灣寶農地近二○○公頃)、新竹竹東二重埔的竹科三期特定區(徵收四四○公頃農地)與竹北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特定區(徵收四四七公頃農地)。

 沒有人反對經濟發展,但問題是什麼樣的經濟發展,以及什麼樣的代價。我們看到的是焦慮的政府亟欲以「園區」的方式吸引資本,以土地商品化的邏輯,濫用行政權力強制圈收農地。然而,一來這是對農民生存權與基本尊嚴的根本侵害。他們以為用經濟發展的抽象概念,以為用補償就可以抹滅農民與土地之間的有機生命連結。二來現行的《土地徵收條例》條文所謂的公益性和必要性都曖昧模糊,所謂公益往往淪為財團利益。尤其徵收程序的規定有重大瑕疵,完全不顧土地所有人意見,例如只要地方政府將補償金提存到法院專戶,就能強制徵收土地,不論居民是否同意。

 三來,國家大量把土地資本從農業轉移到工業,加上一個不是用來解決農業困境的《農村再生條例》,顯然我們的農業政策無助於農村生態永續,也不顧糧食安全的嚴重問題。

 到底土地是屬於誰的?是政府財團的,還是人民有權利對我們共同生活的土地說話?而一旦土地受到了傷害、受到了汙染,誰會是受益者?誰是受害者?受益者當然是從土地上牟利的資本,但受害者,我想,不只是當地民眾,也是所有會吃到農田孕育出來稻米的台灣人民──畢竟,這塊土地是屬於你和我的。

 (作者為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