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馬總統視察桃園機場,要求機場捷運行車時間自規劃的三十五分鐘,縮短到二十五分鐘以內。馬總統的要求,交通部等相關單位都說不太可能,但前兩天東京成田機場的「成田新高鐵」通車,大幅縮短機場到市中心的時間,證明我們的機場捷運要縮短行駛時間當然可能。

 一九七八年啟用的成田機場距離東京市中心超過六十公里,幾乎是各國首都機場距市中心最遠的機場,初期,到東京市只有公路巴士一種,行駛時間至少兩個半小時,旅客無不叫苦連天。遲至八○年代末期,交通大臣石原慎太郎指示日鐵(JR)與京成電鐵都必須延伸千葉線鐵路到成田機場航站,軌道運輸讓成田機場到東京的時間迅速縮短到不到兩個小時。

 請注意,石原指示兩個鐵路公司都開行成田機場線,競爭環境讓兩家鐵路公司行車時間不斷縮短,JR與京成相互超越,不斷的開行新的特急線,改採跳島式停站,甚至開行直達線,讓機場到東京行車時間縮短到一小時又十餘分鐘。

 十七日成田機場京成電鐵的「成田新高鐵」通車,一舉將成田機場到東京市中心的行車時間縮短到四十分鐘以內,迅速將JR拋在後面。成田機場大幅縮短進城時間給台灣兩個啟示,一是營造競爭環境,目前規劃的公營機場捷運沒有競爭者,追求進步的動機有限,當然提速、縮短行車時間誘因也有限;若有兩家競爭,有競爭進步一定快。

 其次鼓勵創意、揚棄舊窠臼。京成電鐵決定不走傳統人口密集的本線,改走連路廊都還沒規劃的北總線,拉直路線,縮短行車距離當然有助縮短行車時間。我們的機場捷運如果勇敢變更經營環境及路線,縮短行車時間當然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