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農村接連遭遇休耕、圈地等浩劫之際,「七一七農民夜宿凱道行動」適時展現了成熟自主的農運新風貌,讓外界在農村瀕臨死亡的意象中,看見了公民社會發出怒吼的新生契機。

 五年前,我和同事高有智深入全國農地,透過「休耕啟示錄」專題,檢視大量良田走向死亡的慘不忍睹現況,觀察各地老農與土地情感的撕裂,從而批判藍綠政府相同的「用錢誘導休耕,不顧農村生死」政策盲點。我們並接連推出「休耕蟲蟲危機」、「末代菸農,何去何從」等專題,以及「農村武裝青年」等「我的小革命」專版,呼籲各界正視農村面臨的巨大危機。

 五年後,台灣農村的困境更加危急。苗栗竹南大埔農民點燃的怒火,讓外界看見了政府以開發為名行圈地之實的現在進行式,《農村再生條例》則將是以再生為名行建設之實的未來式(如作家吳音寧所言,以「美化」之名進行各款名目的大、中、小型工程發包)。

 苗栗縣政府以「怪手摧毀良田」方式粗暴徵收大埔二十八公頃土地,面臨相同處境者至少還有苗栗後龍灣寶的一百五十公頃、竹北璞玉的四百四十七公頃、新竹二重埔的四百四十公頃、彰化二林相思寮的八十公頃、高鐵田中站的一百八十三公頃、北縣土城彈藥庫的二十公頃、桃園鐵路地下化的五公頃等土地,無限上綱的開發政策,已繼休耕政策之後直接危及農民居住權及生存權。

 所幸,由台灣農村陣線等農運、社運團體發起的「七一七農民夜宿凱道行動」,已成功在網路公民記者推波助瀾下,吸引超過百萬人次點閱大埔農民心聲影片,並讓全國關切力量同步參與凱道夜宿活動。這種超越藍綠政黨操控的新興社運模式,在保存樂生行動中已見端倪,到了野草莓學運發揚光大,如今更已蔚然成風。

 這種新興社運模式的特性,是與公民社會及新科技緊密連結,透過臉書、推特、噗浪、部落格、youtube、網路公民媒體等據點不斷擴散串連,讓任何關心者都可透過多元方式直接參與,並且充分接收專家學者意見與運動核心訴求。因此,凱道上的兩、三千人只是代表,無法前往凱道的無數人卻都已受到影響;警方只出動二十人維持現場的平和秩序,網路上的無數憤怒聲音則讓警察無用武之地。

 更重要的是,凱道現場出現了許多年輕身影,全國各地的年輕心靈開始關切公共議題。當年輕人願意對保存樂生、集遊法修正、八八水災重建、農村議題投注熱情時,新興社運模式就已在他們的心中萌芽滋長。而當更多年輕人珍惜老農的心情與處境之後,農村永續發展就會出現全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