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大陸善於引領話題的《新周刊》推出「急之國」專題,內容主軸是現今大陸凡事講求快,不耐煩成為集體的社會心理。對快的追求經常是失序的,排隊便是一例。

 排隊是兩岸日常生活當中顯著的差異之一,無獨有偶,近日台灣的報紙也討論了上海世博會當中令人苦惱的排隊失序問題。排隊有時是一種規訓。

 在台灣,1960年代便開始了一些現代化生活的呼籲,內容包括不隨地吐痰、便溺等。1968年推出的《國民生活須知》便對一般人的日常生活做了更為細緻與具體的規定,其中也包括排隊秩序。或許這個規訓的貫徹,奠定了排隊的基礎。

 在大陸,北京奧運會的舉行堪稱是近年來大陸一項大型的社會動員,這種動員不僅包括英語會話的普及藉以接待外國遊客等,排隊也是更進一步廣泛宣導的「文明」行為。京奧的舉辦期間,雖然一定程度上改變了排隊失序的狀況,不過,京奧過後,排隊問題依舊是讓人困擾的問題。

 為何如此?快不一定代表失序,其背後或有更多的社會因素有待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