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清華大學過去都以原始總分為狀元標準,最近不得不擴大認定範圍。圖為今年1月一位考生參加該校獨立招生。(新華社)

 為了給「狀元熱」降溫,北大、清華兩校幾年前很有默契地不再公布具體的狀元錄取人數,以淡化「狀元」概念,但兩校的「高分考生爭奪戰」依舊火熱。此前早有媒體呼籲北大、清華不再公布狀元比例,甚至要有拒絕狀元的勇氣。

 北大2007年起不再公布具體錄取的各省狀元人數和分數,清華大學也從善如流。不過,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招生辦公室教師感嘆,高考狀元比較特殊,不僅是優秀學生,還是學校榮譽;「狀元崇拜」不減的時代,社會上依然會用狀元錄取的人數,評價北大、清華的「硬實力」。

 知名教育學者、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兩校的狀元數據有衝突,反映出高考體制下的分數崇拜,「在中學階段,教育成為『指標主義』下的競技教育;而大學階段,以招收狀元為評價招生品質和辦學成績的標準。」熊丙奇認為,狀元成為一些地區和學校的「業績」,北大、清華是大陸大學的領頭羊,不應該做這種不好的示範。

 五月時《科學時報》已公開呼籲,破除狀元招生觀,最簡單可行的就是:清華、北大不再公布狀元錄取情況,招生辦公室不與狀元、狀元家庭主動聯繫,取消狀元獎學金和其他優惠,不以狀元數來考核招生辦公室主任的業績。

 《科學時報》並建議:清華、北大可另外單獨面試報考的狀元(進而包括高考前五名),同時向教育部申請拒錄狀元的權力,這樣的權力香港大學就有。《科學時報》主張,招生自主權讓大學可以降分錄取某些低分考生,也應當可以拒絕錄取某些高分考生、特別是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