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淡江大學與國際研究學院的李本京院長等人共進午餐的時候,李本京先生用誇耀的口氣稱讚他身邊的兩位女士能幹,她們是院長助理和秘書。國際研究學院專門培養研究生,她倆既精通英文又精通日文,承擔了學院從招生到研究生畢業所有教學上的事務,以及對外聯絡、接待等雜務。

 淡江大學圖書館館長是女性。女館長高挑的個頭,年輕又漂亮。她談吐文雅,熱情地陪著我們從圖書館的一樓大廳一直逛到九樓。

 我們參訪台灣中華經濟研究院,田君美教授與我們座談。

 田女士約莫40來歲,個子不高,長得眉清目秀。她向我們介紹台灣經濟國際化的一些做法以及加入WTO後對台灣工、農業可能產生的影響等等。我們向她提了不少問題,交流氣氛非常融洽。

 我驚訝一個文弱的女性領導著高層次的研究院。研究院的女化妝室規模不小。我以此推斷,在這裡工作的女士占相當比例。

 台灣的賓館飯店服務人員更是女性居多。與大陸不同的是,這個行業並非是年輕姑娘的天下,中年婦女為數不少。她們穿戴乾淨利落,頭上盤著髮髻或別著頭花,無論端盤還是清潔房間,與你目光對接的時候總是笑瞇瞇的,讓人感覺親切又自然。台灣倡導的家庭計畫是「一個不算少、兩個恰恰好」。所以,就業人員的年齡成正常的梯隊。

 那天我們去阿里山。山上有一段路正在修補。當我們的車超過旁邊的壓路機時,我注意到坐在高高的駕駛台上的司機是個青年女性。她身穿整潔的橙色工作服,橙色的安全帽下露出幾絡額髮。在藍天白雲大森林的背襯下,全神貫注操縱機車的她顯得格外亮麗、格外英姿颯爽。

 海峽兩岸隔阻60年了,誤會多多。比如,本人一直以為他們還在水深火熱之中吃糠咽菜呢。其實,196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台灣的教育程度較高,社會發展很快,是個女性充分就業的地方。

 台灣包機首飛大陸時,台灣華航首航駕駛陣容中,兩組都是女性機長領航。華航表示,派遣女機長上海首航,主要基於資歷與排班的考慮。報紙上登著女機長的工作照片。

 哇,台灣有女機長,是個靚妹!好多人驚訝詫異,我並不覺得意外。因為,我親眼所見,台灣姐妹與我們一樣,頂著半邊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