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元」對華人社會是一種社會需求。圖為一群小朋友身穿博士服,齊誦「三字經」、行「狀元禮」。(中新社)

 今年宣布不公布狀元的廣東省,仍有媒體記者設法拿到「疑似狀元名單」;可見高考狀元是一種社會需要,很難真正禁止。

 今年六成狀元進北大」、「港大搶得10位狀元」、「美國名校拒絕北京狀元」、「各省狀元出爐」、「高考狀元代言內褲」……

 每到大學聯考(高考)揭榜時,一場騷動全大陸的「狀元熱」又開始湧動,總要有好幾周甚至整個月,人們看的、聽的都是狀元如何如何。歸根結柢,這是「高考產業鏈」難得的炒作機會,新聞媒體重要的報導素材,但更是人們心理上「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的「狀元情結」。

 重金搶狀元 大學做業績

 每年到了七月,大陸許多省市的新科高考狀元都紛紛被推到鎂光燈下,瞬間成了明星,由人們傳頌著他們的成功經驗。不但是民眾推崇、媒體熱捧,狀元更是各個大學的最愛。大學吸引了多少狀元來就讀、砸下多少獎學金,年年成為熱議焦點。北大去年獎學金2萬元(人民幣,下同),今年漲到5萬元;北京清華去年獎2萬元,今年漲到了4萬元;暨南大學獎4萬元,南方醫科大學和華南農業大學獎10萬元……

 對各大學來說,能夠招到多少狀元是這一年的「業績」,不在10強之內的大學當然希望吸引到狀元,提升知名度;10強之內,但非北大、清華者,也希望把狀元人數提高到不只是「五根手指頭能算完」。就算是過去以來理所當然的「狀元吸納機」北大和清華,近年來也因為有了港校競爭,開始戰戰兢兢。

 商家掛布條 有狀元來過

 高中或補習班以「本校/本補習班出了狀元」為號召,自不待言;還有商家竭力挖掘狀元們的「商業價值」,找狀元做廣告、代言產品。根據「國際線上」報導,甚至有狀元去店鋪買糖,也被商家掛出「熱烈祝賀我市高考狀元在我店購買糖」的橫幅促銷廣告。每年高考過後的「狀元崇拜」現象引起不少憂慮。一位媒體人指出,學校利益之爭、輿論故意炒作,讓高考狀元成了名噪一時的公眾人物,喧嘩過後又一下子從天上掉到地上,對心智還不成熟的18歲學生來說未必是好事;此外盲目追逐高考狀元,也讓學校繼續深陷「應試教育」泥沼,而不關切學生的品德、生存能力、人際關係等。

 不少人不認同狀元價值,比較激烈的還製作「狀元全軍覆沒表」,指出過去30年的狀元日後出路普普,大有諷刺狀元們「小時了了」之意,在網路上瘋狂轉載。

 浮誇或激勵? 狀元難禁絕

 不過也有人認同狀元的價值。一位廣東網友表示,高考狀元可以給其他考生做榜樣,雖然經驗不能複製,但還是可以借鑒狀元讀書方式。另一位張姓市民也認為人人爭相考狀元,一定程度上確定了努力方向和追求目標,「這是一種激勵機制,不然你向誰看齊去?」

 是否公布狀元榜單、宣傳高考狀元,由於各有利弊,大陸各省陷入兩難。2008年開始,山東省推行不公布、不宣傳高考狀元的「兩不政策」,獲得支持;今年廣西、廣東省也共襄盛舉。

 不過即便如此,廣東省媒體記者們依然通過各種渠道,最終得到一些疑似狀元的姓名和聯繫方式。換言之,高考狀元是一種複雜的社會需要,恐怕很難真正禁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