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上大學、當公務員,大陸年輕人相當從眾,缺乏個人特色。(新華社)
▲六月,中國房車錦標賽第三站正式比賽,作家韓寒獲得亞軍,笑逐顏開。(中新社)

 近乎完美的北京理科狀元李泰伯,因為沒有自己的特色而被美國11所名校拒絕,這個狀況並非個案,而是大陸學生普遍存在的問題。

 近日,大陸有兩件對比性的新聞,引起社會議論:其一,今年大陸高考(大學聯考)北京考區理科狀元,申請11所美國大學遭拒;其二,高中未畢業的青年作家韓寒,入選美國《時代周刊》「全球最具影響力100人(藝術家類)」,排名第24。

 北京狀元 遭美11校拒絕

 今年,北大、清華和香港名校都向北京理科狀元李泰伯敞開了大門,但是李卻被美國11所頂尖名校拒之門外。一時間,大陸社會議論紛紛,「高分低能」、「書呆子」等刻板印象,都安在了李泰伯頭上。

 不過,看過李泰伯的簡歷,就知道他並非「高分低能」之輩。李泰伯是人大附中(北京最好的高中之一)第一實驗班班長、學生會主席、校模擬聯合國主席、三次全國數學競賽冠軍、服務志願者、宿舍管理員、北京市地球村環保行動參與者等等。上述豐富的課外活動,有力地說明了李泰伯並非只會考試的書呆子。

 那麼李泰伯為何會被美國名校拒絕?各界充斥種種猜測,但是都沒有他本人反思過後的結論來得「權威」。

 雖然完美 但無自我風格

 李泰伯在其部落格上,發表了〈李泰伯的申請失敗總結〉一文;除了「SAT分數不高」、「申請起步晚」、「不了解很多訊息和包裝手段」等,最突出的原因,就是「申請中過於全面地展現了自己,每個方面都很優秀,沒有突出的閃光點」。

 沒有自己的興趣,並為之持續努力,使它成為自己的特色或風格;這個狀況,李泰伯並非個案,而是大陸學生普遍存在的問題。

 2010年大陸高中生物聯賽,女生沈寒獲得浙江省賽區第一名。在老師、同學眼裡,成績好、有禮貌、課外活動豐富的沈寒,是個幾乎「完美」的人。但接受當地記者訪問時,她說:「關於學習,我是不累的;但我一直有件煩心事,就是不知道自己的理想是什麼?」

 上個月河南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教育廳聯合主辦「職業指導進校園」活動,職業規畫師李金保講課前對全場1300多名大學生做了個小調查,要求了解自己的同學舉手,結果不到10人舉手。

 職業從眾 公務員列首選

 現在的大陸學生,可以做到父母師長、學校和社會的種種要求:考試成績高、勤快參加課外活動、努力爭取獎項。但問題是,大部分學生沒有個人的想法,不清楚完成上述目標的原因何在?自己要追求什麼?

 同樣地,大學畢業生大部分都將報考公務員做為職業首選,但能找到自己興趣並勇敢地將之視為一生志業的人,卻少之又少。更嚴重的是,大部分學生從小學一路讀到大學,都沒搞清楚自己想做什麼。

 這些年來,在片面追求升學率的風潮下,大陸的學校教育,已異化為「應試教育」。為考試而教育,成就了很多「高分低能」的學生,連帶地家長和老師也被分數壓得喘不過氣來。

 集體意識 害怕特立獨行

 如何在孩子適當的年齡,挖掘其興趣所在,並適當地培養,正成為愈來愈多大陸父母思考的問題。然而,社會主義的集體意識仍根深柢固、難以動搖。

 多數父母一窩蜂將小孩送進「升學名校」,更不惜重金,送小孩去「早教中心」學外語、繪畫、舞蹈、游泳等技能(只要3歲前兒童可以學的,早教中心都有開設),就怕自己小孩比別人學得少。

 因此,大陸小孩無論校內或校外學習,人人都是一個樣;因材施教基本上不被接受、甚至被排斥。多數學生課堂上不發問也不表達個人意見。他們害怕因為特立獨行而遭受抵制,更不願公開質疑師長的論點。

 異類韓寒 代他們說心聲

 當然,大陸畢竟幅員廣大,也出了些「異類」,表現出引人側目的「自我」。

 今年四月,28歲的韓寒入選美國《時代周刊》「全球最具影響力100人」。韓寒不是重點大學畢業生,他甚至沒上過大學,因為他高中時就因為七門功課亮紅燈而休學。但是,韓寒知道自己要什麼,那就是「寫作」和「賽車」。

 韓寒的新浪網部落格訪問量高達四千多萬人次,高居第一名。他主編的雜誌《獨唱團》本月創刊,第一期就被搶購,且一般網上預訂的書一兩天就能送到,但《獨唱團》因為賣太好,要二到五周才會送到。

 賽車也是韓寒堅持多年的興趣,並在各種比賽中取得優異成績。

 從發行的第一本書《三重門》開始,韓寒就幾乎成了大陸年輕人的「領袖」。他高中時發行的《三重門》至今銷量200多萬冊,其他十幾本書也同樣受歡迎。

 大陸人才 只能照章作事

 韓寒成功了!但他仍是大陸父母、師長、學校和社會眼中的異類。他們或許羨慕、甚至佩服韓寒的成就,可是一旦事關自己,無論是父母或小孩,均不敢拋開集體路子,追求自我發展。

 多數大陸年輕人不知或是不敢追求自我理想。在龐大集體壓力下,他們不敢加入異類行列;韓寒做了他們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替他們表達了受壓抑的自我。因此,他們成為韓寒的粉絲,尋求替代性的參與。

 大陸大學境外客座教授私下聚會閒聊時,有人感慨表示:大陸的確人才濟濟,不乏能文能武者,也不缺「照章作事」(to do something)人才,唯獨缺欠「追求自我理想」(to be somebody)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