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頓的人權▲台南出土的老照片,犯人遊街示眾是早年華人社會常見的。想不到在21世紀的大陸還存在。(本報資料照片)
停頓的人權▲深圳公安上月29日將百名捕獲的妓女、嫖客帶上街頭遊街示眾,引起侵犯人權的議論。(本報資料照片)

 評論解讀過去華人社會中常見到的犯人遊街示眾,在21世紀的中國大陸竟然仍存在,這說明「依法行政」,並不容易。對國家機器而言,運用有效的工具進行管控威嚇,無疑是慣性的思維、常見的選擇。然而,就是為了不讓統治者濫權,才有法律存在的必要,如果報復、威嚇能奏效,而不必考量人權,乾脆人人發一把槍,大家回到荒野大鑣客時代吧!

 前些年,深圳警方將「小姐」「嫖客」公開示眾的做法招致媒體的猛烈批評,不過,有關對違法、犯罪嫌疑人和罪犯進行公捕、公判、遊街示眾的野蠻做法,仍然在各地時常沉渣泛起,在遭受到媒體一輪接一輪的抨擊後,仍然不時冒出撩撥公眾的神經,譬如最近湖南婁底又搞公判大會,52人被遊街示眾。

 不過,這次東莞警方更是變本加厲了,他們不是針對犯罪嫌疑人,也不是罪犯,而只是從事了輕微違法行為,進行了賣淫的「小姐」而已,這的確讓人不寒而慄。

 現代的恥辱刑

 一個人違法犯罪了,當然應當接受處罰,但是,對於他們的處罰也只能依照法律來進行。譬如說賣淫的「小姐」,對其治安罰款、行政拘留,但絕對不能對他們進行法外處罰。

 根據行政法上的基本原理「公權力法無明文規定不得行使,公民權利法無明文禁止即自由」,如果法律沒有授權給公權力機關行使的權力,公權力機關絕對禁止行使。試問:有那一部法律、法規授權了公安機關可以押著「小姐」遊街示眾呢?

 更重要的是,從事賣淫嫖娼的「小姐」,不過是一種輕微違法行為,並不是什麼犯罪行為,法律也只是對他們通常處以行政拘留。如果警方將她們遊街示眾,對她們人格的汙辱,甚至遠遠超過了行政拘留15天的處罰,警方這種法外處罰行為,嚴重地侵犯了她們的名譽權。

 何況,儘管賣淫行為違背了公序良俗,但這種行為是雙方自願的「無被害人違法」,對社會危害甚小,有必要如此嚴厲地懲罰他們嗎?

 對「小姐」遊街示眾,與古代恥辱刑和刑罰公開示眾是一脈相承的。中國古代有髡刑、耐刑,也就是割去罪犯頭髮或者鬍鬚,這就是一種恥辱刑;鬧市斬首、凌遲和城門懸首等,恥辱刑和刑罰公開示眾的做法,源於古人刑罰報復和威嚇的思想,刑罰,不僅僅是要剝奪其人身自由和生命,而且要羞辱其人格,讓其和家人無顏做人,以及報復犯人和威嚇其他民眾,以達到治理的目的,根本不考慮罪犯的人格尊嚴,更遑論人權保護。

 粗魯的公權力

 如今,一些地方執法人員搞出的對「小姐」遊街示眾與對犯罪嫌疑人、罪犯的公捕、公判以及遊街,繼承的是古人「公開示眾」做法和刑罰報復、刑罰威嚇思想,其實質仍然是要通過對於這些違法犯罪人員的人格上羞辱,以集中處理的聲勢來達到警示社會上的潛在不穩定人員,是要宣示政府整治的決心,最終達到政府治理社會的目的。

 說的難聽一點,政府為了達到更為有效的治理,在拿違法犯罪人員的人身和人格尊嚴作為示威的道具。但是,這種公然踐踏人權的做法,卻向社會傳遞了這樣一種理念,只要目的正當,就可以踐踏他人的做人尊嚴,對待違法與暴力行為,可以「以暴制暴」。近些年,社會上暴戾趨向越來越明顯,暴力事件的頻發,粗暴的非法公權力所帶頭示範,很難說沒有關係。

 在「依法治國」的治國方略提出了13年後的今天,東莞警方仍然漠視違法人員的權利,仍然為了達到政府有效治理的目的,不惜侵犯違法者的隱私和凌辱違法者尊嚴,將他們名譽與人身當作道具,抱著「刑罰報復、刑罰威嚇」殘缺思想不放,著實令人遺憾。

 希望有關部門盡快制止這種蔓延在大陸的侵犯人權的行為,國家能尊重違法犯罪人員的人權,每一個公民的人權才能得到切實的保障!

 (摘自經濟觀察網,2010-7-20,作者楊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