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4日,湖南省婁底市一場公捕公判大會在足球場召開。會上對偷盜鋼鐵企業生產物資的32名犯罪嫌疑人執行逮捕,對20名犯罪分子進行宣判。6000多群眾圍觀了這場大會。當地媒體配發了多幅照片,多名五花大綁的男子,頸掛紙牌寫著自己的罪名和姓名,被押上司令台前方示眾。

 警察又搞示眾了!反對者認為示眾遊街是法外施刑,超越人尊嚴的底線,況且只是嫌疑人,未審先罰不妥;支持者則大呼過癮,正義得到伸張,對敵人仁慈,就是對人民犯罪。

 大陸1980年實施的《刑事訴訟法》就規定:執行死刑不應示眾。但在隨後的「嚴打」中,這一條法律就被踐踏,經常在市內繁華地段先遊街示眾,後槍斃。1984年美國的《新聞周刊》刊登了廣西桂林嚴打中處決犯人的照片,引起當時宣傳部門和司法部門的重視,聯合下文強調各地務必遵守《刑訴法》的有關規定,不得遊街示眾;1986年司法系統、公安部又下文強調這一規定,「以免對外造成不良影響」。

 1988年司法、公安部門又發《通知》,規定:已決犯、未決犯遊街示眾都是違法;不准遊街示眾範圍從死刑犯,擴大到一切已決犯、未決犯。

 讓人遺憾的是,在1996年修訂後的新《刑事訴訟法》裡,沒有規定不准示眾(除了死刑犯),至此,對各種罪犯、嫌犯的示眾再也不受1988年通知的約束。所以,婁底市搞示眾的做法並不鮮見,去年4月,溫州市在市中心甌江帆影廣場舉行盛大的宣判處理大會;再早的有2006年11月深圳警方將100名涉嫌賣淫、嫖娼者遊街示眾。

 無疑在廣場示眾,有「劇場效果」,或可稱為震懾犯罪分子。按福柯的「權力運作」的理論,權力者通過這種儀式表演,不只是震懾犯罪分子,更是樹立自己的權威。公眾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權利之前,政府是不會「賜予」的。如果遊街示眾,真有那麼好的效果,何以不見腐敗官員被遊街示眾?

 孔子的徒弟宰我有一次直白地告訴皇上:夏朝的神主牌位是用松木做的,商朝是用柏木做的,我們周朝人要用栗木,這就是為了「使民戰慄」。孔子聽了說:這是歷史問題,就別追究了。如果遊街示眾,能起到「使民戰慄」的效果,那我更希望對腐敗官員遊街示眾,這樣可以「使官戰慄」。(摘自《南方都市報》2010-7-20,作者沈彬,法律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