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大學19日公布了今年的高招數據,與北大的數據對比,北大稱錄取了超過6成的狀元,清華則稱9成的理科狀元報考清華。相同的是,兩校都暫未公布錄取狀元的具體數量。

 掐尖教育留不住人才

 因為不願甘拜「狀元」爭奪的下風,所以清華北大各說各話;因為代表著最頂尖的精英教育,所以清華北大的「互掐」極易引人注意。實際上,此類因為爭相「掐尖」導致相互打架的現象,早就向下傳導至各個教育階段,從奧數熱到擇校熱,無一不飽含「掐尖」的濃郁氣息。

 實際上,「掐尖」教育的預期效果卻並不盡人意。調查顯示,1977至2008年32年間的1000餘位高考狀元中,沒發現一位是做學問、經商、從政等方面的頂尖人才,他們的職業成就遠低於社會預期。(《解放日報》6月28日)當一些地方紛紛禁止公布狀元名單時,清華北大卻仍以挖掘「狀元」為快,這是莫大的諷刺。

 清華北大承載為中國教育的風向標,舉措對社會對各個教育階層有決定性的影響。然而,這種風向標所展示的現實卻又令人無比汗顏。「1985年以來,清華大學80%、北京大學76%的高科技專業畢業生都去了美國」,「美國《科學》雜誌2008年就把清華、北大看作是最肥沃的美國博士培養基地。」(2009年8月4日《北京青年報》)

 自1978年以來,有106萬中國學生留學海外,僅27.5萬人回國。流出海外的78.5萬青年才俊,相當於30所北大、30所清華的所有在校本科生。不惜衝鋒陷陣奮勇「掐尖」的清華北大,到頭來居然只能落得個替他人做嫁衣的尷尬角色。

 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機會多多,雖不否認憑藉良好環境、優厚待遇,發達國家對人才本就具有更勝一籌的吸入效應,但中國選擇留在海外的博士遠高於許多國家。針對中國大學教育弊病的聲討從來不缺,不少人還回溯歷史,搬出蔡元培的「兼容並包」。

 大學教改與大學精神

 也有人指出,中國大學精神首先應是學會怎樣思考,而不是該思考什麼問題,當一個應試教育的機器。

 大學精神不外乎「民主與自由」的根基。「民主」意味百花齊放,對知識開誠布公的「爭論」;如果端不下尊師威嚴,對知識盲從、濫設學術禁地,「爭論」也只是奢談。「自由」則意味,大學必須擁有獨立的支配權,讓有志知識研究創造的人展露頭角,而非爭相削尖腦袋,爭食領導俸祿。

 在人才培養體系中,大學階段承載著向社會輸送人才最後「一公里」的關鍵作用。當大學教育深陷應試教育魔圈,迷戀於考分「掐尖」,上行下效,又怎能奢望下面的教改走在前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