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第二季中國GDP增長率放緩至10.3%,比第一季降低了1.6個百分點。其中,諸多部門數據也相應下滑,如六月份的工業產值年增率掉到13.7%,比五月份減少了2.8個百分點。這樣的下降幅度,雖仍在「軟著陸」的範疇之內,但因該幅度超過一般的事先預料,所以仍引起普世的關注及議論。目前最受關心的問題是,中國經濟下一步如何避免加速下滑的「硬著陸」景況,以免衝擊到全球經濟?對此,我們認為有必要從中國經濟的深層結構面去做探索。

 眾所週知,國際金融海嘯爆發後,中國經濟之所以還能持續高速增長,最大動力來源在於「政策性投資」。投資的主要對象包括交通建設、城市改造、高新產業開發區建設、重點產業生產鏈擴張等。其中最大的共通投資科目是「固定資產投資」,涵蓋機器設備、土地、房舍等。其並衍生出了繁盛的房地產交易,蔚成近來中國市場的一大亮點。而更值得關注的特色,是這一波的經濟政策,照顧到了消費面,先後推出「汽車下鄉」、「汽車換新」、「家電下鄉」、「家電換新」、「建材下鄉」等政策,有力地推動了內需發展,使後者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新支柱。

 於今看來,這套經濟政策的確已發揮了短期的振作效果。如去年GDP增長率經修正後,高達9.1%。今年上半年增長率雖「開高走低」,但整體而言仍在10%以上。這都是「後金融海嘯」形勢下難得的佳績。

 然而,若以中長期眼光,去檢視中國經濟發展的「品質」,卻也發現有一些問題,其中以下列兩者最具代表性:

 第一,房地產投資依然火熱。今年上半年中國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年增率為25%,其中的房地產開發投資金額年增率仍高達38.1%,呈現「鶴立雞群」架勢,甚至高過讓中國政府頗感欣慰的外貿出口年增率35.2%。這表示中國經濟增長仍「沉緬」在「大興土木」的老劇本上,也使過多經濟資源「耽溺」在房地產市場。此外,還有消息說,中國的「央企(中央直屬企業)」最近三個月又動用了295億元人民幣去「圈地」。這些都是龍頭企業,但卻很難忘情於房地產,也可能因此導致整體經濟發展路向的誤失。

 第二,消費內需增速並不突出。上半年中國全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年增率為18.2%,扣除2.9%的消費物價上漲率後,其實質年增率僅15.3%。拿此與去年、前年的數據相比,並不突出。換言之,內需消費在今年上半年並未加速增長,只是維持了以往的熱氣。這表示「汽車下鄉」等激勵消費的措施,效果已碰到瓶頸。另外,房價的過高,也吸去了民間過多的購買力,使整體消費的提升事倍功半。

 由此看來,中國一定要加速轉變經濟結構,也就是「轉軌再出發」。否則,其雖可在承平時期,通過政策面的大力投資以維持上升趨勢,但若碰上國際經濟再次探底,它就可能會遽然失速,而發生「硬著陸」的不堪後果。

 其實中國政府早已注意到這個問題。去年推出的「四兆元」振興經濟投資,已包含有一筆千億元以上的研發創新投資。今年三月的全國「兩會」上,也決議本年要大力推動全國經濟結構調整,行事方針包括發展高科技產業、改造傳統產業、積極節能減排、扶持中小企業、發展服務業等。這些舉措,迄今都在逐步落實中。但是,相關新興業種、業態的「亮度」,顯然仍遜於房地產行業,也不及開發區建設、新城區建設等項目。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不少表面有助調整經濟結構的大項目,已淪為地方政府粉飾政績的門面,像某些在近海「圈海」而建的海上風電場,以及若干在黃土高坡上趕建的大型太陽能發電基地等,都被發現有投資過鉅而效益不彰的問題。類似現象,非但無法助益於整體經濟結構調整,甚且是在動搖現有結構的穩定性。對此,中國政府應有必要採取強力手段,把全國「調結構」的步調統一起來,並迅速形成嶄新的經濟發展模式,以儘快提高中國經濟的「抗壓性」和「耐震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