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將數位科技娛樂應用在廁所商機。圖為Sony線上遊戲博覽會,讓訪客坐在馬桶上,邊如廁邊玩PS3。圖/路透

 日本戰國時代的基督教傳教士路易斯.弗洛伊斯在所著《日歐文化比較》曾說:「在歐洲,請人打掃廁所挑糞肥,是要付錢的。但是在日本正好相反,挑糞抽肥的人卻需付錢,才可將尿糞買走。」

 當時在日本,糞便是可以變黃金的。由於全國各大名(諸侯)爭戰,均積極鼓勵自己領地內的農民開墾田地,非常缺乏有營養的肥料,所以農民要收購大量糞便為田地施肥。當時,有錢人家糞便的價碼比貧窮人家高,相傳是因為有錢人家吃得好,排出的糞便當肥料比較有養份!從今日行銷觀點分析,「有錢人家」代表名牌、品質,所以其「產品」價格自然較高。

 由供需決定市場的經濟機制,造就當時日本已有「公共廁所」的設置。既然肥料需求孔急,人們便時興在熙來攘往處蓋公廁收集糞便,甚至有人同時擁有好幾間公廁,有如現在買屋置產一般,全為生利。

 從廁所找商機,現代的日本人更擅長。最新型日本公廁(包括學校團體公司行號的洗手間)的設計是,開門時以紅外線偵測,有人進入,馬桶蓋會自動開啟,就像貝類張開殼一般,這種功能相當奢侈,卻有諸多正當理由,好比:不必伸手觸碰,所以衛生;老人家不必彎腰掀蓋,對身體負擔小;小孩手不夠長,自動化較安全。

 接著,體驗「恆溫」馬桶座的設計,在冬天令人特別感到溫暖。將馬桶座「溫暖化」普及於公廁,也唯有日本,據說大明星瑪丹娜初到日本,曾被這種馬桶座深深感動。

 台灣不少女性上公廁有種習慣,會先按鈕讓馬桶沖水,一方面不喜歡前一位使用者留下的臭味與骯髒感,二方面讓馬桶重新注水到水箱的水流聲,可以掩蓋自己如廁的聲音。關於如此現象,日本人貼心設計了「模擬音產生器」,外國人也難以想像的產品,廁所若附有「人造水流聲」裝置,可免難為情。

 再者,企業的洗手間有「防止臭氣飄到隔壁房間」的顧客需求,住家的洗手間也會有「不把臭氣殘留給下一位使用者」的需求。為妥善因應這些需求,最新型馬桶備有強力除臭裝置,使用觸媒分解臭氣,可省下更換芳香劑的開銷,也解決了拚命沖洗馬桶的省水效果。

 至於最新型馬桶,只要使用者如廁完畢一站立,就會自動沖水,且是依據人在馬桶上坐了多久,推測該用多少水量,等於是套用了最新的電子設備到過去「大小號沖水把手」的節水設計上。

 日本人愛乾淨,在外國人眼裡近乎「潔癖」的程度,也因此造就許多「廁所商機」,設計出許多不必觸碰洗手間內任何物品,就能輕鬆上完廁所的機制,這大概是其它國家難望其項背的!(本文作者為育達商業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