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主席薛承泰、金門縣長李沃士和縣議長王再生剛結束南洋之旅,九天內搭了九趟飛機,走訪馬來西亞、新加坡、汶來和砂勞越,每天穿梭各地會見鄉僑溝通金門大橋、大學、博弈和土地議題。

 訪問團一行十七人,沒有夫人團,也無以往常見的閒雜人等,真的是乾乾淨淨,一新鄉親耳目,每天總要忙到深夜十二時許才回飯店,次日清晨六時又被叫醒,稱得上是「跑得比馬快,起得比雞早」累得半死,決非有些鄉親所汙衊的假考察、真旅遊。

 南洋諸國天氣酷熱,旅外鄉僑也一樣熱情,但自大馬入星時卻因送禮用的高粱酒申報問題,卡在新加坡海關,未獲駐星代表處官員及時協助,一行人被硬生生拆成三團,薛、李、王等人先匆忙出關,險些沒能趕上與僑領黃祖耀見面。

 當天,駐星代表史亞平返台述職,行事嚴謹的薛主席以打油詩:「金酒聲名海關忌、三種境遇一樣急、相約午餐古生坊、不見代表解危機」相贈副代表梁洪昇,表達對駐外人員辦事鬆散的痛心。

 應邀出席餐會的鄉僑獲悉訪問團花兩小時才搞定通關,也以「吃香喝辣場場到,僑民有難甩一邊」十四字,批評我駐星官員個個油頭粉面,平日卻辦事不力,早為華僑所不滿。

 金門人旅居南洋,含第三、四代已逾百萬人,李縣長上任來首度出訪,緊湊行程讓他們只能利用「拉車」空檔假寐補眠,辛苦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