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自小說「東京同棲生活(原名:parade)」的同名電影,導演行定勳掌握通俗的基質,將原作探討人際關係的深意寄寓其中,「絕對的通俗需要絕對的功力」,從歡暢明快卻發人深省的敘事節奏中可窺一斑。

 維持原作小說的敘事基調,呈現五人的同棲生活,如充滿善意的聊天室,可以隨時進出。每個人演繹「處於這個空間的自我」,表面的平和底下,隱藏各自的秘密,不啻為平行而同時運作的另一個「自我」,透過自己與他人的表述交映疊現,如陽光從葉隙篩落而下層層疊疊的光影。

 即使未浮出檯面的「自我」被其他好奇刺探的同居人發現,僅如打開抽屜、取出物品端詳一陣子後,又放回原位。故事的張力在最後如用力撐開的橡皮筋,眾人皆知的連續殺人犯慢跑回家,大家如昔談論輕鬆實則慣性忽略的話題,仿若什麼都沒發生,此時有人問道:「啊,直輝要不要一起來?」,其他人也轉頭、笑臉相迎,一切應聲而斷──笑意盈盈的臉孔如幾萬光年之外的森冷星輝,從人際關係疏離而冷漠的真空曳射而來,既遙遠又陌生。

 文字化為影像後,深刻揭示小說原名「parade」的意涵,如首段所形容平行前進的車流,前一輛車子放慢速度時,後一輛車子也會剛好的踩下剎車,因而奇蹟似的沒有發生車禍。步出中山堂,遙望眼前的漫漫車流,拿捏分際、依循和諧秩序前行的我們,可以信賴的真實又是什麼呢?

 (本文得同時刊載於「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