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喝花酒及奇美跳樓事件,鴻海集團總財務長黃秋蓮昨日納悶地說,鴻海不斷被批評血汗工廠、酒店文化、台灣之恥,不清楚如何做才可以得到外界的肯定。她也轉述董事長郭台銘對此痛心的說,「台灣是否沒有我留下來的餘地,難道要逼我們出走?」

 先前才以加薪阻斷富士康跳樓風暴,結果最近又惹上員工喝花酒及關係企業奇美電跳樓事件,鴻海集團因此再開記者會說明。黃秋蓮說,連續發生跳樓事件後,天黑就有恐懼症;但轉投資的公司發生事情,帳也要算在鴻海身上,太過沉重。

 黃秋蓮說,奇美是轉投資事業,是獨立上市公司且由專業經理人負責營運,與鴻海大股東經營不同,郭台銘雖有了解關心跳樓的事,但鴻海不便對外發言。

 她說,郭台銘對於近來鴻海不斷被批評為血汗工廠、酒店文化、台灣之恥,感到相當痛心,為了處理富士康的事,郭台銘端午節和母親生日,都沒有回台灣。

 郭台銘還氣著說,「台灣是否沒有我留下來的餘地,難道要逼我們出走?」黃秋蓮也不平的反諷,如果台灣多幾個台灣之恥,失業率就會變低。

 至於何姓主管引發的喝花酒風波,黃秋蓮說,外界批評鴻海有酒店文化,沒去酒店就會被邊緣化,對鴻海衝擊很大,經營團隊也很痛心,因為該公司十萬元的營業額,才分配一元的交際費,從來也沒有酒店文化。

 她說,何姓員工經調查並沒有如外傳去不正當場所喝花酒,因此鴻海會讓他繼續留任。至於工作以外的問題,清官難斷家務事,必須回歸社會及家庭,鴻海不便代為回答,未來鴻海也不再回應。

 此外,奇美電也緊急發出聲明稿稱是一名劉姓派遣公司員工墜樓,而不是奇美電南海的員工,奇美電後續也將協助人力派遣公司和學校配合警方調查工作。

 奇美電聲明表示,劉某六月廿八日在學校老師帶領下到奇美電子接受實習培訓四天,七月二日正式上班,但上班一日半後七月五日就沒有到奇美電上班,按規定七月七日已終止實習。